來讀讀小說 > 逆水行周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是誰?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百一十七章 是誰?

小說:逆水行周作者:米糕羊字數:3079更新時間 : 2019-06-28 12:32:05
    午后,皇宮,書房里,宇文溫躺在榻上閉目養神,雖然看上去依舊很淡定,但實際上不是。

    短短數日,宇文溫仿佛老了許多歲,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原本“今年又要大干一場”的精神氣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悲觀情緒,甚至有些厭世。

    他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豁達,當身體出現問題(也許)時,他才驚覺自己可以掌握許多事,獨獨不能掌握人的生命。

    那一次昏厥,到底是久坐忽然起身導致頭昏,還是沒吃早餐引發低血糖休克,亦或是腦血管梗塞?

    宇文溫幾日來一直在琢磨這個問題,很顯然,這件事是不會有醫學上的答案的。

    但是,從政治上來說,他的生命確實岌岌可危,因為當皇帝身體不對勁,而皇太子年富力強、隨時等著繼位時,滿朝文武不同程度上都要給自己或者子孫安排后路。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君繼位后,前朝舊臣大多得靠邊站,那么,盡可能不要讓新君算舊賬,以及讓兒孫在新君那里有個好前程,就是許多官員必須考慮的問題。

    荀子有云: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大家的日子還要過下去,所以,改換門庭是遲早的事。

    每當想到這里,宇文溫就心煩。

    這幾日來文武官員紛紛入宮問安,皇子、公主還有皇孫們也是如此,宇文溫笑吟吟的面對眾人問安,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心中早已亂如麻。

    為了安定人心,他并沒有罷朝,依舊如往常那樣批閱奏章,反正“一切如常”,每當身邊無人的時候,他的淡定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眉頭緊鎖。

    宇文溫覺得自己沒病,但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昏厥,也不知道一旦昏厥后能否醒來,更不知道昏厥后若醒來,手腳是否能活動自如,還能不能說話。

    御醫每天的檢查結果表明,他的身體狀況看上去很正常,但限于技術水平,無法進行更深入的體檢,所以....

    我到底是怎么了?

    宇文溫一直在琢磨,越想心越煩,各種念頭隨后冒了出來。

    他無法接受自己長期堅持鍛煉、注意健康飲食卻患上心腦血管疾病的可能,無法接受自己隨時可能中風的風險,無法接受自己變成無人問津的“垃圾股”。

    但是他確實昏厥了,問題出在哪里?

    宇文溫開始懷疑有人搞鬼,暗地里投毒,想要毒死他。

    不然無法解釋他身體健康卻忽然暈厥。

    那么,這個人是誰?

    也許是皇太子。

    皇太子是他去世后的最大受益者,若再熬下去,怕不是要被“老頭子”熬死,所以有充分的作案動機。

    因為皇后的緣故,皇太子有機會在宮中布設眼線,平日里打聽消息,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那日,他沒有吃早餐,但喝過茶,所以,不是沒有被人下毒的可能。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就無法遏制,如同野草一般在宇文溫心中瘋長,他甚至開始懷疑尉遲熾繁和此事脫不了干系。

    尉遲熾繁不太可能是主謀,或者主動參與此事,但保不齊在事情發生后,于兒子和夫君之間,倒向前者,所以也許察覺了什么,卻當做沒看見。

    一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妻子,還有自己寄予厚望的兒子極有可能暗地里謀害自己,宇文溫的心飽受煎熬,怒火蹭蹭蹭就上來了。

    然而轉念一想,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若這件事到最后,以他廢掉尉遲熾繁、宇文維城而收尾,受益者又是誰?

    是長子、燕王宇文維翰,及其生母、貴妃楊麗華。

    難道,是楊麗華在幕后精心策劃了這場陰謀?保不齊還有她那出家為僧的弟弟楊廣在暗中出謀劃策?

    這不是不可能,宇文溫又開始懷疑起長子和楊麗華來。

    接著往下推理,或者,是蕭九娘在暗地里布局,逐一除掉太子、燕王,給魏王成為皇太子掃清道路?

    蕭九娘會那么陰毒么?亦或是她弟弟蕭暗中謀劃的?

    也許,是杞王宇文理在暗中策劃這一切?

    亦或是當年的尉遲氏余孽,在伺機復仇?

    各種可能,讓宇文溫越想越覺得后背發涼,漸漸地,他開始懷疑身邊人,看誰都覺得像是幕后主謀:是誰?是誰要害我?!

    是你?是你?還是你?

    他不知道,因為誰都有“作案動機”。

    無數念頭在宇文溫腦海里交鋒,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宮廷陰謀,如同幻燈片般在他視野里浮現。

    一切皆有可能,但也可能只是他的猜忌而已。

    宇文溫知道自己有多疑的毛病,早年就經常疑神疑鬼,他知道這種毛病容易壞事,但總認為自己有能力壓制負面情緒。

    如今一次昏厥,徹底打碎了他的自信。

    仿佛一夜之間,他的身邊人都是居心叵測的壞人,無時無刻不在算計他。

    這樣的感覺,仿佛無數螞蟻無時無刻不在撕咬他的心臟,讓他痛苦不堪。

    宇文溫害怕成為被皇后和女兒毒死的唐中宗李顯,害怕成為被太子殺害的宋文帝劉義隆,害怕成為被后妃悶死的晉孝武帝司馬曜。

    又害怕成為逼死妻兒的漢武帝劉徹,害怕成為殺妻滅子缺的皇帝。

    但是,他不能表露出心中所想。

    這種時候,他不能表現出對太子的絲毫懷疑,否則一定會有人趁機“發現”許多不利于太子、不利于皇后的所謂證據。

    譬如在東宮或者皇后寢宮發現巫蠱小人等厭勝之術物品。

    他也不能表現出對任何一個后妃的懷疑,否則會連帶著讓其所出皇子、公主心生不安,然后為人所趁。

    但是,宇文溫又想派人“查案”,查一查是否有人投毒,否則無法解釋為何長期堅持鍛煉、注意飲食的前提下,自己還會患上心腦血管疾病。

    一想到投毒的幕后主使就潛伏在自己身邊,宇文溫真的坐不住。

    理性告訴他,昏厥是疾病的表現,當然也有可能是低血糖的表現,感性卻告訴他,事情沒那么簡單,一定是有人投毒。

    理性和感性不斷交鋒,他覺得自己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這樣下去可不行,可能沒有病都搞出病、沒有事都搞出事來,但宇文溫根本就無法遏制心中的念頭。

    他睜開眼,起身在書房里走來走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良久,宇文溫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景色,長嘆一聲。

    “以前”看歷史,他總覺得那些皇帝猜忌心重,冤殺忠良、廢后、廢太子是不可理喻,如今輪到他自己,才知道自己也不能例外。

    原因何在?

    是權力,究根結底,是他放不下權力,所以把任何可能染指權力的人,都在潛意識里將其當做敵人。

    至高無上的權力握在手中,這樣的感覺讓人陶醉,所以,他舍不得、放不下。

    他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唯一的健康問題,他也通過長期鍛煉、健康飲食來確保降低患病幾率,所以,當他暈厥之后,信心被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所擊垮。

    毫無疑問,他的心態崩了,看誰都像是敵人,開始懷疑所有人。

    “啪”的一聲,宇文溫自己抽了自己一個耳光,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

    “窩囊,廢物,一點事就嚇成這樣!是老糊涂了?還是腦子真有血栓了?”

    宇文溫低聲罵著自己,罵那個惶惶不可終日的怕死膽小鬼,隨后轉到書案前坐下。

    歷史上,就有一個皇帝因為心態崩了,結果昏招迭出,以至于釀成大錯,那就是唐玄宗李隆基。

    我,決不能變成那樣的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