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有一座諸天刷人城 > 78 這是實誠之人,絕非傳聞所言的奸舞侯(第四更,求訂閱)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78 這是實誠之人,絕非傳聞所言的奸舞侯(第四更,求訂閱)

小說:我有一座諸天刷人城作者:少年江字數:2513更新時間 : 2019-06-28 12:13:34
    黃昏之時,江流一行來到南郡的郡城。

    看著城門上書寫的兩個大字,江流有些意外。

    “南郡的郡城居然是江陵?”

    因為江流一行的到來,南郡早早就進入了緊急狀態,城門緊閉,城墻上軍兵林立。

    “來者何人?”

    雖然這些黃巾降兵已經摘掉了頭上的黃色方巾,加上裝備幾無,乍一看就是拿起武器的農民,而且手上的武器還多是鋤頭,鐮刀等,像模像樣的極少,甚至江流還見到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黃巾扛著把九齒釘耙,奇葩無比。

    但畢竟是手持武器的大批民眾,江陵還是給予了足夠的重視。

    江流拿出圣旨,高舉過頭,大聲道:“我乃江左城城主,忠武侯江流,來見郡守的!”

    兩方人馬就有些驚訝了,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年輕居然這么大來頭。

    “侯爺稍等,我這就通報郡守。”

    聽說又有不明匪兵圍城,趕到一半的郡守聽到這最新的消息,很是意外:“忠武侯江流?奸舞侯這廝來我這做什么?”

    江流靠獻舞獻歌討好劉宏,獲封忠武侯的事傳遍大漢后,羨慕嫉妒恨的人如過江之鯽絡繹不絕,文官清流們甚至稱其為奸舞侯,以示自身剛正,誓與這種小人行徑劃清界限,一時成風。

    郡守派人確認了江流的身份后,郡守就打開城門恭恭敬敬的把江流迎進了城。

    不管心里怎么樣不屑,但江流畢竟是大漢侯爺,該有的態度一點也不能少,且不說傳出去這“不恭”之名跑不了,也難保這圣上的紅人給自己上眼藥。

    私底下朋友討論罵別人可以,但不守禮法就是你的不對了。

    不過江流收下的三千黃巾就不能進城了,郡守幫忙安置妥當后,就到驛館拜會江流。

    舒舒服服洗了個澡,換身衣服的江流才發現以前自己為了趕路快點,好像真的有點忽略了這身份上的便利了。

    侯爵位同超品(注①),雖然沒有實權,但地位上那是杠杠的。

    “我已經備好了酒宴給侯爺接風洗塵,您看?”

    “郡守有心了,我自然是欣然赴宴了。”

    宴席之上,江流手下的江春、江云昌、周倉一列,郡守手下重臣一列,江流跟郡守位于中央。

    見歌舞齊備,郡守舉杯道:“大家一起敬忠武侯一杯!”

    “謝郡守好意,只是在下不會飲酒,就以清水帶酒敬諸公了!”

    場面一時有些尷尬,好在第一杯總算是喝了。

    “對了郡守,還不知閣下名諱?”

    “哦,失禮了,在下蒯良,字子柔。”

    “嘶……”(居然是這廝!在游戲里,蒯良少說是統帥  68  武力  33  智謀  88  政治  82的猛人,智謀數值比蔣琬還高,在這魔改三國,按照單屬性超80就能明氣的猜測看,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難怪那些黃巾慘敗而歸,只怕不用智謀光是蒯良一人也能吊打他們。)

    見江流聽名后就屏氣長嘶,眾人有些不明所以。

    少頃,蒯良疑惑道:“侯爺,可是有何不妥?”

    “閣下就是傳說中的荊襄第一才子蒯良蒯子柔?”

    (…………我什么時候成荊襄第一才子了?不過這話怎么聽的這么舒服呢。)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蒯良滿臉通紅,許久不能平靜。

    拍馬屁跟演講一樣,語言只是輔助,說話的人才是大頭,不是什么人拍馬屁都能讓蒯良激動的。

    好一會兒,蒯良才擺手道:“沒有這回事,侯爺想必是聽錯了。”

    “聽錯了,不可能吧。”江流把視線轉向下方的南郡重臣,道:“子柔荊襄第一才子的聲名你們可曾聽過?”

    (馬蛋,送命題啊!)

    南重重臣中即便有不憷蒯良的,但明顯沒有想要與蒯良撕破臉的,紛紛回道:“聽過,聽過。”

    “子柔,你看,你就別謙虛了。”

    說話間,江流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舉杯道:“沒想到能見到大名鼎鼎的荊襄第一才子,我破例喝一杯,敬你!”

    “謝侯爺!”

    一杯下肚,江流很適時的咳嗽出聲。

    雖然不會喝酒,但一杯就咳嗽還是不會的,之所以如此是出于表現的考慮。

    一個吹捧,一個被吹捧,一時間賓主盡歡,其樂融融。

    看完一段歌舞,江流總算提到了正題:“子柔兄啊,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有求于你啊。”

    “東流兄說的哪里話,東流兄但有要求,直說無妨,我絕不皺下眉頭。”

    “半個多月前,陛下賞賜了我6萬石糧食,未免出現意外還賜了我147名北軍精銳士兵押送回江左城。”

    前世的江流逛書店的時候曾看過一本書《攻心說服力》,書里頭有個觀點:用數據說服,數據越準確,說服力越高。

    江流對此深以為然,說話沒有任何夸大,實事求是,給人一種真誠的感覺,更加突顯了之前說的“荊襄第一才子”的真實性。

    “誰曾想暴民忽然就作亂了,我回來的時候還跟我的衛隊有過短兵相接,好在黃巾先前大敗于子柔之手,我手下將領殺了領頭之人后就投降了。只是人數眾多,糧食又運回了江左,只好厚著老臉來跟子柔借糧來了。”

    北軍押送糧草回江左的事蒯良是知道的,那批人到了南郡,黃巾起義已經爆發了。

    缺衣少糧的黃巾軍一下就瞄上了北軍這伙人,好在北軍將士雖少,但靠著戰陣之力加上向蒯良求援,擊退了圍困他們的小股黃巾。

    當時他們剛剛起義,士氣正勝,戰斗力也不是今天江流遇到的這些可比。

    聽完江流敘述的蒯良暗暗點頭。(這是實誠之人,絕非傳聞所言的奸舞侯。)

    “東流兄說的哪里話,你我相交莫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借糧一事不必再提,我送你3000人半月所用的糧食。”

    “……”(這就相交莫逆了?快了點吧?好像也不快,劉備三兄弟第一天見面就結義了。)

    …………

    注①:品級的概念是陳群提九品中正制后才慢慢有的,但這玩意太深入人心了,簡潔明了的表達了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