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血儒生 > 第072章 絕對有毒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072章 絕對有毒

小說:血儒生作者:夢醒半浮生字數:3889更新時間 : 2019-06-28 12:45:17
    對待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關心方式,有些秘密,盟友可以分享,有些不能分享。

    云北行省,揚州白家。

    “家主,三十名‘自愿’試吃的奴仆準備好,可以開始了!”幾名白家核心族人圍坐在白宗吾身邊,個個眉頭緊皺,氣息急促。

    屋檐之下,三十名身著奴仆雜役服飾的下人跪坐成三排,強壓著心底的不安,裝作平靜地等待著發生的事。

    “開始!”一聲命令,白府大管家手掌一拍,十余名小廝端著各色“精美菜肴”,走到庭院中,依次給“客人”們上菜。

    木薯餅、拔絲木薯、炸木薯條、木薯豆腐、木薯燉牛肉、烤木薯、木薯粥……只要能想到的,幾乎全都端了上來。木薯的汁液、莖葉、薯皮、過濾后的殘渣,全都被做成了各類食物,雖然沒注重色香味意形,但蒸、炒、爆、煸、炸、熘、煎、燒、燜、燴、氽、煮、燉、熗、腌、糟這些凡人能想到的做菜方法,全部都用上了。

    “開吃!”再一聲令下,不管餓不餓,眾人撿起面前餐桌上的“大餐”開始狼吞虎咽起來——沒人愿意吃,但在家主面前,也要有好的表現不是。

    “二弟和孫兒們都去查閱各種典籍去了”白家長子小聲告訴白宗吾。

    “兒吶,你說這東西真的能吃么?”白宗吾手里拿著一塊半拳頭大的木薯,仔細端詳著,就像在看一件藝術品。

    “當然不能吃,連最窮的奴仆家都不吃,野獸都不看的東西,怎么能吃!吃了會中毒的!”

    “可那顏子卿用它來釀酒,萬一要是……”

    “不能,父親!要有法子,幾百年來早有人知道了。管家找了上百名老農問過,沒有一個說能吃。就算和在野菜、雜糧里,每天也絕對不能超過半斤;榨出來的汁液毒性更強,比整個吃更厲害。”白家大少爺非常肯定。

    “那,姓顏的為什么這么干?”

    ……從中午到下午,從下午再到晚上,吃完木薯的仆役們,并沒有太大的反應。

    “怎么沒事!?”白宗吾眉頭更加緊皺,看著自己長子。

    “管家說發作慢,恐怕還得好一陣子!”這次,白大少也沒那么肯定了。“二弟他們去查閱典籍去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

    ……

    第二天大早,試吃的眾人還是沒有反應。白宗吾坐不住了,拿起面前的匕首,“唰唰”切下幾片來,注視片刻,一片一片的放進自己嘴里……邊嚼邊自語“不可能吶,不可能吶,不可能”,沒多久,一整只木薯就被送進肚皮。

    “爺爺,爺爺!我查到了!有毒,絕對有毒!《草本綱目》中詳細記載:木薯,微毒,溶于水,不可解不可調和!”白宗吾孫子白呈俊抱著一本厚厚的書籍跑過來,“書中還記載,經過蒸煮做熟的木薯會延遲一天發作;身體強壯程度不一,發作癥狀不同!”

    “啊!?——可要是生吃了呢?”

    “額,那我查查,嗯——”白呈俊再次低下頭,“那就很嚴重了……”

    云西行省,九江府韓家。

    “韓昭,去,把我這封信送給我們的朋友。他們能幫我們,解決掉那些我們不好出面解決的問題。”韓一清把一封蓋有火漆的信函交給自己最信任的家仆。家仆二話沒說,微微鞠躬,轉身離去。

    韓一清抬頭看天,“管你兵分幾路,我只一路來、一路去!”說完唱起平日最喜歡的戲曲,“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賊巢穴,待俺趕上前去,殺他個干干凈凈” ……

    縣考前,顏子卿的生活作息基本是兩點一線,吃住在“花果山”,偶爾回杭州城;縣考后,改成了三點一線:書院、顏府、乍浦鎮。

    在書院,阿拉伯數字已經全部教授下去,面對那群蠢到飛天遁地、喪心病狂的學生,顏子卿也是無語。一個最簡單的五加五等于十沒問題,一旦涉及到進位,五加六就不會;有的用算盤能輕松計算千以內加減,給只筆就抓瞎……顏子卿編的教材,好多秀才出生的教習也看不懂,只能坐在下面和學生們一起接受顏子卿的授課。幸虧坐在臺下的學生們學習起來都很認真,沒半點雜音,眼神堅定,否則顏子卿都能崩潰掉。

    教授完兩位數乘以一位數進位算法,顏子卿丟下書本,快步朝“工匠”們駐地跑去。此刻正值“工匠們”身穿皮甲、外套藤甲,負重三十斤五千米長跑。顏子卿覺得,只有和他們一樣,出滿身汗才能救回快要死掉的腦細胞。

    出完滿身臭汗,在學院專為顏子卿一個人建造的桑拿室洗個澡——教習們專用溫泉房旁邊,吃過午飯,騎馬來到杭州灣外的乍浦小鎮。

    “黃酒釀造如何?”顏子卿走進乍浦鎮內專為釀酒開辟的地下室。

    “絕對沒有問題,少爺”如今負責乍浦小鎮日常運行的是顏福。從跟隨顏子卿回到杭州后,顏福的安置問題就擺在桌面。畢竟顏康在顏府擔任管家多年,忠心耿耿,總不能回來就撤了他的職位,那會讓杭州的老人們寒心。

    但顏福和他的兩個兒子是顏子卿最信任的人。于是顏福就到了乍浦鎮,擔任小鎮鎮長,他的兒子三斤為副,替顏子卿掌管著這處核心之地。

    “用了少爺的過濾法,酒液清澈許多,也少了很大酸味,可惜苦味沒能去掉!少爺,這是第一批!”顏福對顏子卿有盲目的忠誠,他的兒子三斤站在一邊,端著一碗已經快要成型的黃色酒水。

    “可是,少爺,這酒絕對有毒,不能喝的!”顏福雖然把事情認真做完了,但忍不住向主人說出自己疑慮。

    “嗯!”顏子卿端起碗,透過燈光看著湛黃、微微發渾的酒液,因抖動,酒水發出金色的好看波紋,“我讓你找的泥瓦匠、陶匠都找好了?”

    “找好了,全都是和咱們家簽了死契的世代匠戶,他們的家人全都掌握在咱們手里”雖不知道顏子卿要做什么,但不妨礙顏三斤把顏子卿發出的命令一絲不茍執行下去。

    顏三斤原本和弟弟四斤一起到達晉陽,受父命隨顏子卿從軍的。但顏子卿為給顏福留下一子,把其留在晉陽,幾年來沒能跟隨上戰場,只作為晉陽、杭州兩地信使,跑了數次,戰死族人撫恤也是他做的。眼看弟弟四斤跟隨在顏子卿身邊,作為心腹,日益重視,心中也感焦急。這次奉顏子卿之命,怎能不盡心。

    “嗯,好!”這次釀酒,顏子卿把四斤派往了富陽府風云集,把顏子云派往了泉州風橋鎮,既是為了讓信得過的人主持大局,也是為了鍛煉倆人能力。

    顏子卿丟出一份圖紙:“半個月內,按圖紙把里面所有的器具打造出來!圖紙你保存,打造完立刻銷毀。從現在開始,一年內工匠們隔離,不準和任何人接觸,他們家人和他們住到一起,好吃好喝供著!”

    “喏!”顏三斤親自拿起圖紙,折疊起來,貼著身子放好。

    “家族的船隊如何了?”顏子卿掉頭問顏福。自從上次絲綢事件之后,顏家船隊損失慘重,幾乎陷于停頓。

    “顏商已經重整船隊,正在從災民中招募會水的加入”顏福負責此事,“上次繳獲的幾十條五桅大船,只能近海行船,出不了遠海,如今家里能出遠海的船只有六條,若要臨時再造,需要時間……”造大海船絕不是件容易的事。幸虧船匠顏家還保留著,但巨大、干透的木材,魚膠、纜繩、水手等等,都不是短時間能備齊的。

    “嗯,從上次車麻子一戰中表現不錯的人手,提拔些會水的人擔任船長”每條船都需要一名船長。也多虧顏家地處南方,孩子們七八歲便整天泡在水里;若是在北方,一百人里也很難找到幾名懂水性的,更別說能水戰。

    “他們擔任船長?可他們跑不了遠海——”家丁們忠心、勇猛是夠了,能力上還差一大截。

    “不用出海,就是在云夢澤和近海運點東西!”其實,運東西根本用不上五桅大船,光憑顏家的小船就能勝任,實在不行還有漕幫。

    顏子卿心中焦慮的是水匪。眼看四月將過,漕幫和顏家分布在云州各處客棧、酒店的人都沒有消息,這讓顏子卿有點煩躁。等著敵人前來進攻的感覺,實在很被動。乍浦鎮經過上次的車麻子襲擊事件,半年時間里,把鎮子周圍一丈高的圍墻加筑到了兩丈。雖然還是沒太大用,但至少有水匪襲擊的時候,能稍稍抵擋一陣。再說,鎮內還有好幾百見過血的家丁,顏子卿并不擔心。

    一些大的府城、縣城顏子卿也不擔心,因為還有官兵幫忙守護。官軍們打叛匪和倭奴不給力,面對水匪還是信心百倍的——前提是守城,別在野外作戰。

    顏子卿擔心的是顏家在各縣下屬的鄉鎮、村落,雖然那些地方不致命,但卻是災民們匯聚的地方,人口密集,一旦被水匪襲擊,后果不堪設想。

    “少爺,這是四斤從富陽那邊送來的密函!”一名親衛拿著封信遞到顏子卿面前。“四斤的密信!?”上面有顏子卿和顏四斤約定好的密碼,確實是四斤的信。四斤的信函沒寫別的東西,只是告訴顏子卿有人可能要襲擊風云集,還額外附上了兩封別人的來信。字都不多:

    “顏侯親啟:日前得消息,房見鼎或伙同車麻子等人襲擊風云集,望顏侯早做準備!”

    “顏侯親啟:元宵蒙兄恩賞,得花燈一枚無以為報;今悉房見鼎或襲兄風云集,望兄早做打算!”

    沒有因由、沒有日期、沒有署名,什么都沒有!兩封這沒頭沒腦的告密信。 顏子卿抬起頭,沉思片刻:這是何人送來的?到底有何企圖?

    “焦土萬里房見鼎!寸草不留車麻子!”顏子卿握緊拳頭,信函的內容沒有告知顏福等人。

    “去,召集冉八他們,還有蘇定遠在書院的那些人,帶齊家伙,久了沒動彈,是時候活動活動身子骨了!”顏子卿對親衛吩咐,“對了,讓蘇定遠把沈先生也帶上!”沈維進這種老狐貍,滿身心眼,帶在身邊至少有個出主意的人。

    “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