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可以無限升級 > 第二百零六章:是你……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零六章:是你……

小說:我可以無限升級作者:針蝦字數:3036更新時間 : 2019-06-17 11:01:52
    第二天,江長空繼續學習星文。

    姮雪月還要布置一番,兩天后,對方請來的人,她沒把握。

    江長空實力雖然強,但這家伙只認星石。

    若是到時看見自己實力不行,這家伙臨時加價怎么辦?

    自己的星石,也不是大水流來的,要自己爭氣!

    身為姮家小天驕,她有自己的驕傲。

    江長空可沒理會這些,只知道兩天后,有一場惡戰。

    云教授說布置一下,他只看見,云教授在研究所據點附近埋東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可以肯定不是軍火。

    但看她們一副悠閑樣子,江長空也跟著不擔心了,專心研究星文。

    各大勢力也在籌集星石,交給許星恒。

    瑤夢和南天胖,也搬過來了,至于李長天和季成明,他懶得打理了。

    這兩個家伙,做不成朋友。

    兩日時間很快過去,這兩天很平靜,各大勢力都約束著,沒有動手。

    傍晚時分,姮雪月來信,姮家據點,姮玄青和姮德離開了,姮新明和姮永星看家。

    “有事你就去吧。”云教授淡淡道:“在這里,沒人能傷害我和若曦。”

    江長空皺眉:“我先清理了各大勢力,再去不遲。”

    “你想多了。”

    云教授淡然一語,手中出現兩套戰甲:“六階頂尖。”

    “不夠。”江長空搖頭道。

    “那再加上這個呢?”

    云教授手中出現一個透明圓球,和之前埋的一樣。

    “這有什么用?”江長空疑惑地道。

    “你動手試試。”云教授微笑道。

    江長空一抬掌,一道金色星力飛出。

    嗡

    飛出的金色星力,竟是不受控制,變了方向,沒入圓球之內。

    透明的圓球,也多了一絲金色。

    江長空震驚道:“這玩意能吸收星力?”

    “我研究所能立足多年,豈會沒有手段?”云教授冷傲道:“要不是不想回城,我會將機甲帶出來。”

    江長空:“……”

    突然發現,最厲害的是你。

    機甲!

    江長空這幾天吃住都在研究所,已經了解機甲屬于什么級別了。

    能稱為機甲的,最低也是高階品質!

    一套高階機甲,相當于一位高階武者,拿出機甲,純粹就是欺負人了。

    這個老師認得不虧,完全有實力,把自己按著摩擦。

    暗自擦了擦汗,江長空不再猶豫,離開研究所。

    姮玄青,姮德二人,離開姮家據點,向深淵外走去。

    許星恒離開了許家,沒有和其余勢力之主一起攻打研究所。

    他加快腳步,與姮玄青兩人會合。

    “大人。”許星恒恭敬地道。

    姮玄青微微點頭,道:“星石都帶了嗎?”

    “都在這里。”許星恒取出一枚戒指,遞了過去。

    姮玄青查看一番,滿意點頭:“好,走吧,去接他們,然后殺了江長空。”

    “大人,姮雪月已死,姮家必不會放過江長空,為何我們要費力殺他?”許星恒有些疑惑地道。

    “因為,來的其中之一,要殺江長空。

    為了隱瞞他的身份,除了我們,這里的人,都要死。”

    姮玄青神情冰冷:“你記住,待會動手,你若認出來人身份,也別說出一個字,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是。”許星恒神色一凜,恭敬應道。

    心中卻在疑惑,自己認出身份?自己認識的人,誰能殺江長空?

    完全沒有!

    轟隆

    陡然,一股驚天寒氣爆發,大地崩裂,一柄長劍破空而來,擋住三人去路。

    “太陰星力?江長月?”三人面色同時一變。

    “我的好三叔,德叔,這才多久不見,你們連侄女都能認錯?”

    冰冷聲音傳來,姮雪月頭頂明月,攜帶漫天寒氣,踏步而來。

    所過之處,萬物冰封,四周化作銀白空間。

    “雪月,怎會是你?”三人面色大變,姮玄青不可置信地道:“不可能,我檢查過,你當時生機已經斷絕。”

    “未曾成為天驕,你那妹妹,又能告訴你多少?”

    姮雪月負手而立,神色冰冷到極致:“為何要致我于死地?”

    “下地獄問去吧,既然沒死,那就由我這個叔叔,親自送你去死!”姮玄青冷聲喝道。

    “你們忘了本會長了。”

    森然話語,煌煌大日,江長空御空而下,無邊烈陽火焰投放,四周化作一片火海。

    “你們……”姮玄青三人神色驚駭,這兩人,怎么混到一起去了?

    “江長空,活捉。”姮雪月清冷地道。

    “好。”

    江長空答應一聲,身形踏出,猶如一道金光,一掌籠罩而下。

    “殺,堅持住,以他們的速度,他們馬上就能來。”姮玄青鼓蕩體內星力,浩蕩而出。

    “可惜,你一秒都撐不住。”

    江長空嗤聲一喝,一掌落下。

    噗嗤

    噼里啪啦

    轟然一爆,狂暴掌力席卷,三人同時吐血倒飛出去,骨骼爆碎,摔在姮雪月身前,猶如爛泥。

    “三叔,現在可以說了么?”

    姮雪月俯視著三人,神色冷漠:“誰讓你這么干的?竟連自己親侄女都下的去手!”

    “要殺便殺。”姮玄青神情陰冷:“他們馬上就到,你和江長空,都活不了。”

    “姮德,姮家待你不薄,我也尊你一聲德叔,你就是這樣回報我,回報姮家?”

    姮雪月目光看向姮德。

    姮德閉上雙目,嘆息道:“小姐,我也曾這么稱呼墨軒小姐。”

    “果然是因為我那小姑么?”姮雪月神色冷漠:“當初是她咎由自取,走上歧路,關押罪域,也是罪有應得!”

    姮玄青沉默,沒有辯解。

    “這好像和姮雪月沒有關系?既然是罪有應得,你們為何怪到姮雪月身上?”

    江長空走了過來,若是姮玄青辯解幾句,哪怕心里扭曲,認為與姮雪月有關,那還能理解他們所作所為。

    可現在,姮玄青根本不解釋,顯然也承認了,是她妹妹走入歧路。

    如此,為什么還要對姮雪月下手?

    “德叔,你來告訴我,是我哪點對不起你們?”姮雪月再次問道。

    “小姐,我……”

    姮德張了張嘴,最終被姮玄青一聲輕嘆打斷:“雪月,三叔對不起你,只能以你的命,換你小姑自由。”

    姮雪月一怔,脫口道:“自由?”

    關進罪域,哪還有自由?

    驚疑間,兩股強大氣息席卷而來,堅冰破碎,地面震動。

    兩道人影,黑衣蒙面,低垂著頭,緩緩走來。

    “你們是誰?”

    姮雪月神色一變,連忙退到江長空身旁,從這兩人身上,她感受到一股極強壓力。

    不,應該是一人,其中一人,身上的壓力十分可怕,比江長空給她的壓力還要強一些。

    而另一人,氣息雖然同樣很強,但遠不如江長空,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她還有幾分把握。

    “是你……”

    癱軟如泥的許星恒,此刻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其中一位黑衣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