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 第四十六章 秘密太多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十六章 秘密太多

小說: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作者:熊貓胖大字數:2896更新時間 : 2019-05-07 17:03:08
    將養了三天,風清揚身體康復。吃了幾個肉包子,頓覺體力全滿,精力充沛,只想沖上華山派,把岳不群吊起來抽。

    此時距離年關只剩七天,不知什么原因,今年華山的冬天格外冷。一大早,天空便昏沉沉的,隨時都會降雪。

    憑借深厚內力,風清揚、凌池、雙兒三人穿著單薄衣裳,手持長劍,朝華山派而去。

    ……

    岳不群出關已有半月,此時正一臉嚴肅的坐在正堂,看著弟子呈上來的各種江湖信息。

    他心情不好,很不好。

    回想起那日在思過崖山洞內的情景,至今懊惱不已。

    那日是他太心急了,才會將令狐沖驚走,甚至脫離了華山派。

    這也不怪他,誰讓他那日菊花太癢了呢!

    忍不住啊!

    出于對令狐沖的了解,岳不群只能以令狐沖犯下大錯,被逐出師門為借口,這才維持住了他華山派掌門的顏面。

    而令狐沖離開華山派后,果然沒有對此進行反駁,這也讓他松了口氣。

    但這半月來,華山派上下的氣氛變了,變得十分沉悶。往日里對他尊敬有加的弟子們對他的態度冷淡了許多,就連女兒岳靈珊都和他吵了好幾次,結發妻子更是賭氣不和他說話,就連晚上都分房睡了。

    這倒是讓他松了口氣,不然他還真不好解釋。

    就在岳不群煩躁的時候,就聽山門的方向原來陣陣喧嘩聲。

    “小師弟?小師妹?真是你們?”

    “小師弟!是小師弟回來了!”

    “小師弟回山啦!”

    凌池回來了,華山上下一片歡騰,岳不群卻是一驚。

    凌池這時候回來是為什么?難道他已經知道令狐沖的事了?

    心下無比忐忑,岳不群已無心處理事務。

    ……

    得知凌池回山的消息,寧中則和岳靈珊激動萬分的迎了出來。

    “小師弟……”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岳靈珊眼睛里淚光閃爍,很想就這么沖過去抱住他,放聲痛哭。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終究沒有這般勇氣。

    看到凌池身邊那個嬌小的身影,連忙擦擦眼角,笑道:“雙兒妹妹,你回來啦!”

    雙兒嘻嘻一笑:“靈珊姐姐,我回來了。”

    打量著岳靈珊的臉龐,雙兒輕聲道:“靈珊姐姐,你瘦了。”

    “因為……”岳靈珊這次沒有忍住,一把抱住雙兒,依靠著身高的優勢把臉垂在雙兒肩后,不讓人看到她的眼淚:“我太想雙兒妹妹了。”

    敏銳的感受到岳靈珊那一絲悲苦,雙兒緊緊抱著她,輕拍她的后背:“嗯,雙兒也想靈珊姐姐。”

    “池兒。”寧中則眼睛里帶著掩飾不住的喜意,最近這段時間,她真的太傷心和氣憤了。岳不群剛剛出關,就把令狐沖逐出門墻,簡直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問他原因,他卻含糊其辭,不愿正面作答。這就更讓寧中則懷疑其中隱情,偏偏令狐沖走的堅決,聯系無果,亦無法得知那天究竟發生了什么?

    想到來年三月十五在嵩山的五岳會盟,寧中則十分焦慮,這些日子一直沒睡好覺。但隨著今日凌池的歸來,她發現內心的焦慮統統不見了。

    原來,池兒已經成長為華山派的定海神針了嗎!

    寧中則很欣慰,但是當她目光一轉,看到凌池身后那個白發白須的青衫老者時,頓時如遭雷擊,呆立當場。

    看到寧中則突然的變化,凌池扭頭一看,便知原委:“師娘,想必您也認出來了,這位就是我華山派風清揚風太師叔。”

    四目相對,寧中則眼簾低垂,強笑道:“寧中則見過風師叔。”

    風清揚伸出手,拂了拂:“免禮。”

    周圍弟子見師娘拜見風清揚,不禁驚奇萬分:我華山派何時有了太師叔?

    就在眾弟子疑惑的時候,封不平、成不憂、叢不棄三人飛速沖到風清揚面前,跪地俯首,言語哽咽:“劍宗弟子……拜見風師叔!”說著,已是淚流滿面。

    聽到‘劍宗弟子’這四字,風清揚也有些激動,顫抖著手虛扶一下:“好,好,都起來吧!”

    待三人擦著眼淚起來后,風清揚深吸一口氣,嘆道:“如今華山派已無劍氣之分,日后切不可再自稱劍宗弟子。”

    “……遵師叔令。”話雖如此,三人卻悵然若失。

    華山劍宗,再也不復存在了。

    “拜見風太師叔!”

    見師娘和三位師叔都確認了風清揚的身份,眾弟子立即跪地參拜。

    “好好,都起來吧!”看著眼前的華山派弟子,風清揚倍感欣慰。

    雖然岳不群現在變得不男不女,但不可否認,他這些年的確為華山派的壯大出了許多力。比起他,風清揚覺得自己太懦弱了。

    一時間,對岳不群的怒氣卻是消散了許多。

    “不知風師叔怎會和池兒在一起?”寧中則開口問道。

    “其實……”見風清揚不說話,凌池立即將過去數月間發生的事大略說了一下。不給眾人插嘴的機會,凌池說道:“弟子和風太師叔得知大師兄被師父逐出門墻,心中震驚,便立即返回華山,想找師父問個清楚。”

    說到這,凌池看著寧中則:“師娘,大師兄怎會突然被逐出門墻?其中究竟有何隱情?”

    寧中則聽了直搖頭:“這都是你師父做的決定,其中隱情無人知曉。”

    “師娘?”感覺到寧中則言語中的怨氣,凌池愕然。

    “你師父就在正堂,你去問他吧!”說完,寧中則扭頭看著風清揚,抿著嘴唇,道:“風師叔,師侄有些話想單獨和風師叔說,還請風師叔移駕。”

    風清揚略略沉吟,點頭道:“好。”

    驅散眾弟子,寧中則和風清揚離開了。

    “小師弟,我們和你一起去見師父。”六猴兒等師兄紛紛圍了上來,想和他一起去找師父要個說法。

    這段日子,他們過得太憋屈了。大師兄不告而別,師父當日就出關,將大師兄逐出門墻,偏偏給出的理由十分模糊,還不許他們多問。

    憋屈!憋屈死了!

    現在好了,小師弟回來了。

    有小師弟撐腰,他們重新鼓起了面對師父的勇氣。

    “好。”凌池也覺得有人跟自己一起去,菊花會比較安全。不過他的一部分精力卻被風清揚和寧中則帶走了。

    師娘要和風太師叔說什么?兩人之間到底有什么秘密?

    總覺得華山派上下的秘密太多,他的好奇心都有點壓不住了。

    ……

    華山派正堂,凌池協眾而入,看到了那個似乎很熟悉,仔細看,卻有些不同的人。

    岳不群的皮膚比以前細膩白皙了一些,人看起來少了幾分儒雅,多了幾分嬌柔,如果不是對他很熟悉的人,根本看不出這細微的變化。

    腦海中浮現出當日在山洞中的情景,凌池雞皮疙瘩直跳。

    華山派,決不能交到他手上!

    “師父。”凌池抱拳:“弟子凌池,參見師父。”

    *****************

    求推薦票。?(′???`)比心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