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生活系游戲 > 第三百三十章 麻將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三十章 麻將

小說:生活系游戲作者:噸噸噸噸噸字數:3074更新時間 : 2019-06-18 19:12:03
    眾所周知,麻將是一項能夠防止老年癡呆的益智游戲。

    ——by.沉迷打麻將的江奶奶

    江楓在上大學之前,精通的麻將品種僅限于z市本地及周邊縣,得益于江奶奶長年累月的熏陶,江楓對z市周邊的縣里的打法也略知一二。

    z市雖然地處南方但麻將牌只有136張,江楓在上大學之前甚至不知道麻將牌里還有春夏秋冬,梅竹蘭菊這八張花牌。

    江楓對于麻將更深一步的認識開始上大學之后見識到了來自五湖四海的牌友,以及QQ游戲。

    江楓大一的時候沉迷在QQ游戲里的麻將桌上大殺四方,從國標到蜀地麻將,所到之處把把胡牌,險些掛了高等數學。

    后來江楓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從網絡麻將轉變為現實麻將,隔三差五就去隔壁宿舍摸兩圈,增進一下同學感情。只可惜大二上學期的時候突擊查寢,隔壁宿舍的三副撲克,一副麻將,兩箱白酒與江楓宿舍的電飯煲,菜刀,搟面杖,粘板,各色調味料全都被一鍋端了。

    后來隔壁宿舍又補齊了一箱白酒和三副撲克,但再也沒有補齊過那副麻將。從那以后江楓就再也沒有實戰過,都是過年的時候看江奶奶打麻將。

    上桌之前,齊柔先跟大家詳細的講了一下他們那邊胡牌的規矩。蜀地麻將也只是一個統稱,各地的玩法都略有差異,江楓,桑鳴和張衛雨各自消化了一下剛剛齊柔講的玩法,牌局便開始了。

    蜀地麻將又名血戰麻將,麻將牌只有筒、條、萬三門,所以只有108張,且不以一家胡牌為結束。當有一人先胡牌后,其余三人將繼續牌局,一直到4人中有三人胡牌或者剩余的人流局,這也導致先贏的不一定是最后的贏家,但最后輸的一定是最慘的輸家。

    江楓現在有些緊張。

    他面前的這局牌已經到了關鍵時期,距離自摸7對只差一張九筒,現在場上還沒有打出一張九筒,他的優勢很大。

    江楓深吸一口氣,伸出了手。

    這一刻他感覺他雀神雀圣賭王賭圣全部附體,這張牌就是——

    八筒。

    江楓:???

    場上也沒有任何一個八筒。

    江楓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堅持九筒。

    “八筒。”江楓面無表情地打出了手上的八筒。

    桑鳴眼睛一亮,大喝一聲:“杠!”

    一側手,推出三個八筒。

    江楓長舒了一口氣,還好他堅持了九筒。

    桑鳴摸牌,仿若隔壁霓虹國男版的天才麻將少女天才麻將少年一般,將面前的這副牌往前一推,又是一聲大喝:“杠上開花,胡了!”

    桑鳴的牌赫然是三個六條,三個九筒和三個二萬,剛剛他摸的牌是九筒。

    江楓:???

    天才麻將少年桑鳴率先胡牌,暫時退出牌局變成吃瓜群眾。

    親眼目睹了這一人間慘案的江守丞不禁搖搖頭,轉頭小聲對江載德道:“小弟今天有點背呀。”

    江載德點頭附和:“這打牌最忌諱點背了,要輸一直輸。”

    “對,前年過年我就是這樣,輸了一晚上。”江然深有體會,隨口說出了惡毒的詛咒。

    桑鳴是江楓的下家,在桑鳴胡牌之后張衛雨沒有任何表情波動的打出了九萬,齊柔跟風也打出了一張九萬。

    江楓摸牌。

    四筒。

    現在桌上沒有打出任何一張四筒,江楓覺得自己優勢很大,隨手打出曾經賦予重望的九筒。

    張衛雨準備摸牌。

    “等等。”齊柔出聲阻止了張衛雨的動作,盯著剛剛江楓打出來的九筒一臉驚喜和不可置信,把面前的牌往前一推。

    “我胡了,清一色!”

    齊柔的牌赫然是一二三筒,三個四筒,三個五筒,六七八筒,再加上江楓剛剛打出的那張九筒,教科書一般的清一色。

    江楓:……

    他剛摸的四筒又廢了。

    他們這一桌子摸的都是些什么神仙牌,桑鳴先胡了杠上開花,齊柔又胡了清一色,江楓的七對雖然接連受阻,但他依舊覺得自己的贏面很大。

    張衛雨面無表情,淡定摸牌。

    牌局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

    江楓和張衛雨你一張我一張,誰都不點炮,誰也不自摸,眼看著桌上的牌就只剩最后半圈,江楓都有些開始著急了張衛雨依舊氣定神閑。

    江楓原本都想把七對拆了打碰碰胡了,但勝利就在眼前他又舍不得,這才一直這樣僵著僵成了現在這幅無法挽回的模樣。

    江楓嘆了口氣,打出了剛摸的四條,桌上只剩兩張待摸的牌了,看來這局牌局就要這樣結束了。

    “四條。”江楓道。

    張衛雨推了推眼鏡,道:“我胡了。”

    平胡,一番。

    江楓:……

    “你應該是在打七對吧,真可惜。”張衛雨非常虛偽地替江楓感到惋惜。

    江楓:……

    “再來!”江楓不甘心的垂死掙扎。

    十幾分鐘后——

    江楓:“七萬。”

    桑鳴把牌一推:“胡了!”

    .

    江楓:“一萬。”

    齊柔一臉驚喜:“誒,我又胡了!”

    .

    江楓:“六餅。”

    張衛雨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也胡了。”

    江楓:……

    “再來!”

    江楓覺得他腎有點疼。

    ……

    三圈麻將打下來,江楓感覺他好像少了一個腎。

    江楓自己都奇了怪了,他怎么就這么背呢?

    打麻將輸很正常,但像他這樣從頭輸到尾,不是別人主動自摸就是自己親自點炮,愣是沒給別人留點炮的機會。上一局更是直接一炮三響,一個清一色,一個帶幺九,一個平胡,這種足以載入史冊的麻將戰績都被他打出來了。

    他運氣怎么就這么差,都快趕上原先的莊林了。

    就是不知道莊林打不打麻將。

    等等,莊林,運氣。

    江楓洗牌的手頓住了。

    江楓想起了他前段時間吃的那份紅蘿卜燉牛肉。

    紅蘿卜燉牛肉的buff是一個星期之內獲得一年之中最好的運氣,既然最好的運氣已經用掉了,根據物質守恒定理:在任何與周圍隔絕的物質系統(孤立系統)中,不論發生何種變化或過程,其總質量保持不變。他打麻將輸成這樣也能解釋的通了。

    至于運氣這種東西到底會不會符合物質守恒定理和他江楓有什么關系呢?

    一定是他最近運氣差,不,一定是那份紅蘿卜燉牛肉的原因。他今天之所以會輸得這么慘全都是因為運氣不好,跟他的牌技沒有一點關系。

    “你們都圍在這里做什么呢?小然看見小楓了沒有這粽子……誒,你們還有人還帶了麻將過來。”江奶奶的出現拯救了江楓的腎,再照這個趨勢打下去江楓兩個腎都保不住。

    “你們這打的什么麻將吶?北平麻將還是粵省麻將?”江奶奶來了興致。

    “奶奶,他們打的蜀地麻將。”江然道。

    “蜀地麻將?”江奶奶想了一下,“蜀地麻將我也會的呀,前幾天在樓下的那個麻將館里我就打了幾圈蜀地麻將還蠻有意思的,只有108張牌。小楓你去廚房看著粽子的火候,我來幫你打一局。”

    “好的奶奶!”江楓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就知道江奶奶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江楓當即起身將座位讓給江奶奶,沒有任何留戀與不舍,頭也不回地朝后廚走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