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生活系游戲 > 第八十二章 宮保雞丁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八十二章 宮保雞丁

小說:生活系游戲作者:噸噸噸噸噸字數:3395更新時間 : 2019-01-31 08:22:14
    江楓突然想起了一道菜。

    宮保雞丁。

    不同于大多數種花家的兔子第一次下廚的菜往往是番茄炒蛋,江楓燒的第一道菜就是宮保雞丁。

    在他初一的時候。

    宮保雞丁作為一道頗有難度的家常菜,江楓第一次燒制的時候自己當自己的食客,嘗了一口差點難吃哭了。

    那盤宮保雞丁被江楓偷偷倒掉了,絕口不提。

    那時候老爺子還不許他碰鍋,但他那時已經練了六七年的刀工,又正逢叛逆期。江建康拿手好菜就是宮保雞丁,健康小吃的食客常點,雖沒人教過江楓但他天天看江建康做多少也學會了一點。

    年少輕狂又有點中二的初一版江楓那時覺得區區宮保雞丁而已,以自己天賦還不是信手拈來,然后現實就狠狠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讓他老老實實去切菜。

    人對自己做的第一道菜總是難以釋懷的,即使江楓從不提起,也沒有人知道,但在放棄廚藝的高中三年里,每每在后廚里碰見見江建康燒制宮保雞丁,他都會下意識地去看,去觀察。

    江楓仔細想想,好像自己除了第一次啥都不懂瞎胡鬧燒了一盤宮保雞丁后,再也沒有做過這道菜。

    不光因為有江建康在還輪不到他來炒宮保雞丁,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自己燒的宮保雞丁是他上大學之前吃過的最難吃的菜。

    那味道著實是讓他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也是去了A大之后,江楓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要食堂大師傅想,輕輕松松就能比他那道宮保雞丁燒得難吃一百倍。

    “爺爺,雞燉了嗎?”江楓猛地抬頭,這雞要是下鍋了可就只有宮保沒有雞丁了。

    “還沒呢,不是在盆里嗎?等這兩道菜好了就燉。”老爺子道,他正守著豬蹄沒功夫處理剩下的雞肉。

    好險,不然奶奶又得犧牲一只雞了。

    廚房里還有一口煤氣灶,也幸虧還有這口煤氣灶,用土灶江楓還真不好把握火候。

    江楓割下二兩雞脯肉,切丁,裹上雞蛋液,撒上少許胡椒粉,適量料酒和淀粉,按摩雞肉把它們裹勻了,放在碗里腌制。

    加料的時候江楓心里還有點虛,他當年做的無比失敗主要有倆原因:一個是火候,另一個就是加料的時候亂加。

    心里沒數,手上沒度。做出來的菜可謂是酸甜苦辣咸無味俱全,就是不是給人吃的。

    過了十幾分鐘,江楓覺得雞脯肉差不多了。

    把鍋燒熱,倒油。等鍋里開始冒白煙了,江楓看準時間把雞胸肉倒進去,大火翻炒,一熟就撈出來。

    重新燒一鍋熱油,把要加的佐料加進去炒料。江建康的宮保雞丁是甜口的,江楓跟他學的做的自然也是甜口的,怕糖加多了壞菜,江楓加料的時候畏手畏腳的。

    炒上個兩分鐘,把雞丁倒進去,加料酒,老抽,生抽和鹽,同樣大火翻炒,直到雞丁色澤均勻肉香味飄出來,裝盤上菜。

    【一盤不倫不類的宮保雞丁】

    不倫不類?

    江楓嘗了一筷子,確實有點不倫不類。

    因為下料的時候有些畏手畏腳,弄得甜不甜咸不咸,難吃倒是不難吃,也就一般般學校食堂的正常水平。

    老爺子的楓涇丁蹄也到了關鍵時刻,他讓江建康往火灶里添柴,把火燒得更大,以便讓鹵汁濃稠緊包豬蹄入味。

    幾乎在豬蹄出鍋的同時,魚丸也差不多了。

    如果是普通的家人吃飯,老爺子是不會擺盤的。往盤子里一裝,高湯一淋,擺不擺盤吃起來都一個樣,老爺子從不在不爭氣的兒孫們那兒多花功夫。

    但今天不一樣,今天的菜不是做給江建康江楓這些不爭氣的子孫吃的,是專門燒給江衛明吃的!

    江家菜,擺盤也是很講究的。

    好看的擺盤能讓人遠遠的看著,還沒問道味就有食欲,誰叫人類都是視覺動物呢?

    不管是什么,哪怕是菜,長得好看也有優勢。

    君不見A大食堂的藍莓汁炒山藥,其實味道也沒有同學們罵得那么差,比起A大其它黑暗料理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就因為看起來黑暗,被大家天天罵黑暗料理。

    菜好了,江建黨兩口子還沒來,江建康厚著臉皮笑嘻嘻地提醒江衛國:“爸,二哥之前在微信群里說他和二嫂正在來的路上。”

    “怎么?我個當老子的吃飯還得等兒子來了才能動筷子?”老爺子瞟了江建康一眼。

    “怎么可能,等二哥和二嫂做什么,小楓,走,和我去盛飯去!”江建康立馬改口。

    飯桌上,大家等江衛明先動筷子。

    楓涇丁蹄已經被切開了,江衛明伸筷子夾了一小塊最里面的肉,沾了一點醬汁,嘗了一口。

    “鹵汁的油膜沒去干凈。”

    “沒完全蒸透,汁沒滲進來。”

    “你不該加百合的。”

    江衛明又夾了一顆魚丸,咬了一小口:“肉不夠緊實。”

    “你老毛病又犯了,轉火候的時機不對。”

    江衛明舀了一勺豆腐:“這個還行,但你用的火腿不對。”

    竟是挑出了不少毛病。

    “也就三哥你能嘗出這些問題,這些小崽子,一個個除了吃什么都不會。”江衛國無奈道,恨鐵不成鋼。

    江楓嘗了一口楓涇丁蹄。

    好吃,沒毛病。

    再嘗一口魚丸,也好吃,沒毛病。

    又吃一塊豆腐,真好吃,一點毛病都沒有。

    最后吃自己的宮保雞丁,嘿,這下能挑出毛病了!

    “這宮保雞丁是小楓做的吧!”江衛明笑瞇瞇地嘗了一口雞丁,道:“不錯,江楓的刀工練的很不錯。”

    “火候也還行,調味有點欠缺。”

    “多練練。”

    江楓:……

    好吧,三爺爺雙標得有點嚴重。

    但江楓這也是真見識了老爺子那一輩江家人的廚藝天賦和功底了,按理來講江衛明這個歲數味覺已經嚴重退化了,但他依舊能只嘗一口就能挑出江衛明的菜這么多缺點,江楓卻什么也吃不出來。

    要他來評價這三道菜,就是,好吃,真好吃,這也太好吃了吧。

    言語匱乏得讓人想哭。

    想要做一個頂尖的廚藝高手,首先就要會吃。老爺子之所以多年以來一直生江建國的氣,就是因為他是幾個兄弟中最會吃的,空有一身天賦卻偏偏要當個裁縫,還先給老爺子希望又讓老爺子失望,的確有點不作不死的意味。

    江楓偷偷看了一眼他爹娘。

    很好,吃楓涇丁蹄吃得很開心,他們倆也沒吃出來問題。

    為了表示對老爺子辛苦燒菜的肯定,江建康吃了6碗飯王秀蓮吃了4碗飯,如果不是江建黨夫妻倆趕上了這頓飯都尾巴分掉了最后的一點菜和湯汁,江楓覺得他爹媽至少還能再多吃兩碗。

    老爺子和江衛明進屋里說話去了,并不待見大老遠趕來蹭飯的二兒子。

    老爺子幾乎不待見所有沒有繼承江家廚子傳統的兒子,當初老爺子教兒子的時候那可是連廚房職位都給他們規劃好了,哪曉得,就一個當了廚子,剩下四個全跑了。

    要知道,江建黨這幾個月呆在Z市,慘啊!

    老爺子去A市教導江楓了,就算不怎么待見另外幾個兒子,反正江楓的幾個叔伯臉皮都厚,晚飯的時候帶著全家老小,提著給老爺子買的補品,衣服,茶葉,甚至是菜市場買的菜,美名其曰我是來孝順看望爸的只是恰好趕上了飯點,老爺子總不能把他們都轟走。

    而且老爺子就是典型的口嫌體正直,嘴上說著不待見兒子們,每次燒菜的時候都是八個菜以上,飯都論桶煮,哪里像是沒準備飯的樣子。

    唯獨江建黨兩口子,那真是除了暑假一口菜都沒吃上。

    老爺子一回來他們夫妻倆就殷勤地跑來鄉下了,然后當天就被趕回去,一頓飯都沒混到。

    江衛明在屋子里,從窗戶看見屋外江建康兩口子正和江建黨兩口子聊天,不由笑道:“你這倆兒子關系真好。”

    “他們倆關系一般,老二和老大關系最好,老三和老五關系好,老四和誰關系都好。”江衛國很了解自己的兒子。

    “已經不錯了。”江衛明嘆了口氣,想起了自己的兩個兒子,“比我家那兩個不爭氣的東西強多了。”

    兄弟鬩墻,是他管教無方啊。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江衛明感嘆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