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仙武帝尊 > 第兩千三百一十九章 來,喝茶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兩千三百一十九章 來,喝茶

小說:仙武帝尊作者:六界三道字數:3741更新時間 : 2019-06-16 22:41:28
    夜已深,葉辰屹立虛無,望著黑袍人離去的方向,怔怔看了良久,巔峰一擊完敗,他也未能逼出對方身份,他太強了,戰力還在神將之上。

    “哪來的強者。”一聲喃喃后,葉辰也轉了身,直奔天玄門。

    自輪回歸來,再來天玄門,葉辰可謂感慨萬千,特別是東凰太心的小竹林,破是親切,輪回中,他可沒少來此逛游,為此,還拍了不少珍藏版的畫面,不是吹,絕對比人王的更經典。

    “總喜大半夜來,你是有病?”東凰太心瞥了一眼葉辰。

    “大半夜好,花好月圓,適合談情說愛。”

    啪!

    葉辰話音剛落,便挨了東凰太心一巴掌,帥氣的臉龐,都給懟歪了。

    “適合談事情。”機智的葉大少,抹了一把鼻血,又把先前的話,重說了一次,面前這位,也是巔峰準帝,打他跟玩兒似的。

    “你就是欠揍。”東凰太心坐下了,對葉辰,還真是好氣又好笑,人死了想他,如今復活,便想揍他,特別享受錘葉辰的那種快感,再特么調.戲老娘,一巴掌給你打回娘胎里。

    “喝茶喝茶。”葉辰樂呵呵的,頗為懂事兒,自己已把茶具擺上,表面笑呵呵的,心底卻在盤算其他事,譬如,把有關東凰太心的珍藏版,給大楚的人才,挨個發一份兒,回回見我,回回揍我,那得讓你高興高興。

    “尋我何事。”東凰太心淡道。

    “先前去恒岳的那個黑袍人,你可曾望見?”葉辰試探性道。

    “黑袍人?”

    “聽你這語氣,多半沒瞧見。”葉辰沒再問,繼續說道,“那人強的離譜,比神將更強,自始至終,都未看出其來歷。”

    “竟有這等事。”東凰太心黛眉微顰,雖能望見大楚每個角落,但也得去看才行,偏偏,今夜偷了個懶,睡的早了些。

    “多半還會再來。”葉辰悠悠道。

    “可是女圣體。”

    “不是。”

    “洪荒族的?”

    “也不是。”

    “諸天還真臥虎藏龍。”東凰太心深吸一口氣,比神將還強的人,屈指可數,她也皆認識,如今又蹦出一尊,哪能不新奇,可惜,今日他未去看恒岳,自也不知那黑袍人的背景。

    對面,葉辰已將茶煮好,還是頗懂事兒,先給東凰太心斟滿了一杯,沒放大楚特產的那種。

    東凰太心也自覺,說好的品茶,一杯給干了。

    葉辰更自覺,整個茶壺都遞過去了,照你這么喝,給你茶壺最直接,也省的老子一杯杯的去倒。

    要把咋說兩人有默契,東凰太心真就接了過來,握著茶壺,品的那叫一個有滋有味,如衙門中的師爺,甚是愜意。

    “這三年,去哪了。”良久,才聞東凰太心悠語。

    “輪回。”這次,葉辰并未隱瞞。

    “輪回?”東凰太心的神情,與葉辰預想的一般無二,驚異而疑惑,輪回玄之又玄,大楚便是個活脫脫的例子,昆侖的神女,也難知其真諦。

    葉辰輕輕點頭,聚出了一縷神識,傳給了東凰太心。

    神識中,刻入了千年大楚之事,自然,有些個畫面,里面自是沒有,就譬如,他偷看人洗澡的齷齪事。

    東凰太心讀之,神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震驚駭然,難以置信的看著葉辰,如何也未想到,葉辰竟是去了輪回中。。

    此刻,她該是明白,為何葉辰此番歸來,強的這般嚇人,輪回中千年,他并非虛度,比他人,多出了千年的悟道時間。

    還有輪回法則,必也是在輪回中感悟的。

    匪夷所思,當真匪夷所思。

    饒是昆侖神女的定力,也不敢相信此事,也不免嘖舌葉辰的經歷,去過冥界,進過輪回,這尊大楚皇者,真特么成精了,下次若一不留神兒再死了,搞不好還能去天界轉一圈兒,若路子廣了,死到天魔域也并非不可能。

    “你在神識中所看,乃我第二世到第九世。”葉辰又開口,“自我入輪回,便是第二世,至于第一世,我并不知,只能望見混混沌沌中的一道背影,你乃大楚的守護神,乃昔年大楚輪回的執掌者,該是知道我的第一世,這也是我來此的目的。”

    “你我所知,怕是有些出入。”

    “此話何意。”

    “昔年,我曾親自查過你的輪回。”東凰太心緩緩道,“你在大楚,算上你如今這一世,也只輪回過八次,至于你所說的第一世,大楚輪回中并沒有。”

    “這....。”葉辰有些蒙了。

    “很顯然,你之第一世,并不在大楚,自也不在大楚輪回中。”東凰太心解釋道,“你其后的輪回,之所以會在大楚,必是因你第一世...悟透了輪回法則,從而自成輪回。”

    聽聞此話,葉辰皺了眉頭,東凰太心的解釋,是說的通的。

    自成輪回一事,昔年他在冥界時,帝荒也曾說過,這也是他能擾冥界輪回的緣故。

    他震驚的是,他的第一世何等可怕,竟悟到了自成輪回,也難怪他在千年大楚中,看不到他的第一世。

    他沉默,東凰太心也沉默,看葉辰的眼神兒都變了。

    至今日,她才真正確定葉辰自成輪回,而葉辰的第一世,必定是通天徹地之輩,能自成輪回,是一尊大帝也說不定,也便是傳說中的帝尊,若按這般推論,那先前葉辰體內流溢帝威之事,就解釋的通了。

    若是如此,這就有點兒嚇人了。

    東凰太心不覺,心已怦怦直跳,很篤定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那便是面前這個看似不靠譜的青年,在九世輪回前,也曾是一尊,曾統御過萬靈,諸天無敵的存在啊!

    想到此,東凰太心試探性的看向葉辰,“三年前靈域的擎天魔柱中,與天魔域大帝斗戰的,可是你。”

    “不知。”葉辰輕搖頭,“那片記憶是空白的,從在輪回中,也未能看清一絲。”

    他這么說,卻讓東凰太心的眸光,越發深邃了,知曉此事,也必與葉辰第一世有關,或者說,與天魔域大帝斗戰的,并非葉辰,而是葉辰第一世,能悟到自成輪回,那跨輪回作戰,也并非不可能。

    還有那日的仙武帝劍,也必不是自主行動,而是有人在召喚,而那個人,正是葉辰第一世。

    一時間,東凰太心似堪破了一個驚天秘辛,或許可以這般認為,葉辰的第一世,多半能再次跨輪回作戰,若是如此,那諸天的危機,便算解了,有一尊帝跨輪回而來,誰人擋得住,啥個洪荒族,啥個天魔域,敢在諸天作亂,會死的很難看。

    “來,喝茶。”想著想著,東凰太心當即提了茶壺,給葉辰斟滿了一杯,若真是帝尊的第九世,那就是劍非道的師尊了。

    葉辰本在沉思,見東凰太心這般殷勤,頗是不習慣的說,特別是她那笑瞇瞇的神情,落在他眼中,咋看都是瘆人的。

    東凰太心可不管這些,雙手托著臉頰,還是那般笑瞇瞇,美眸都放光亮了,已不把葉辰當人看,而是當做一個寶貝,一個逆天的寶貝。

    對面,葉辰著實被看的渾身不自然,甚至渾身涼颼颼的,突的對他這般笑,沒鬼才怪。

    鑒于東凰太心這般不正常,她倒的茶,葉辰都不怎么敢喝了,呵呵一笑之后,轉身跑了。

    身后,東凰太心嘴角浸滿笑意,是可以追葉辰回來,但并未出手,有的是時間找葉辰聊。

    此刻的她,可謂心情大好,去往了仙池,心情好了,腿腳自也輕快了。

    不過,走出兩步后,她又折返了回來,望著葉辰離去的方向,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沉思啥呢?自是沉思葉辰在輪回中的事兒,以那廝的不要臉的德行,在輪回中,必定干了不少齷齪事,譬如,偷看她洗澡。

    這下,換她渾身涼氣颼颼的,總覺跟沒穿衣服似的。

    這邊,葉大少已出天玄門,可謂一路風雷掛閃電。

    再到恒岳山腳下,天色已近黎明。

    跑來看永生體的,還是頗多,已懶得排隊了,來一波涌進去一波,都不管恒岳裝不裝的下,往里擠就對了。

    “那個傻逼,踩老子腳了。”

    “你妹的,往邊兒上挪挪。”

    “再特么咋咋呼呼的,老子一腳踹死你。”

    這等大罵聲,甚是嘈雜,站在山門口,都震得耳朵嗡嗡的,無需仔細去看,僅聽聲便知,恒岳宗內,必已亂成一鍋粥。

    身為大楚皇者,葉辰頗是欣慰,如此有活力,如此死皮賴臉,這才是大楚的民風。

    “見過圣主。”正欣慰時,突聞身后清靈話語,惹得葉辰回眸。

    入眼,便見一女子,生的一張絕世容顏,白色仙衣飄搖,不染凡世纖塵,美眸靈澈似水,亦無半點污濁,三千青絲如水波流淌,絲絲染著光華。

    這女子,可不正是蘇心兒嗎?春秋城蘇家的圣女。

    再見她,葉辰忍不住一聲干咳,不免憶起了自己的第三世,那個兇神惡煞的強盜,在一個月黑風高夜,玷污了一女子的貞潔,為了掩飾自己的惡行,還將那女子,殘忍的殺害,埋在了深山老林中,那凄慘的一幕,他至今記憶猶新。

    而那個女子,便是面前的蘇心兒,準確說,是蘇心兒的某一世。

    “圣主?”見葉辰只看她不言語,蘇心兒忍不住伸了手,在葉辰面前晃了晃,這般盯著她看,著實不自然。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