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就是豪門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贏了!(完結)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贏了!(完結)

小說:我就是豪門作者:絕境中的人字數:4537更新時間 : 2019-06-06 09:12:20
    “哥。”許久的沉默之后,趙念大叫著撲進趙毅的懷里。

    趙毅凌空把趙念抱在懷里,笑著說道:“長高了,再過兩年,都要超過哥哥了。”

    趙念臉頰上的淚水不停滑落,雙手捧著趙毅的臉,說道:“哥哥,真的是你嗎?”

    “真的是我,我沒死。”趙毅笑著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趙念緊緊的摟著趙毅的脖子,不停的說道:“趙念還有哥哥,趙念還有哥哥。”

    抱著趙念,走到車穎和葉楠兩人面前,趙毅說道:“怎么跟見了鬼一樣?”

    “啊。”

    “恩。”

    車穎和葉楠木訥的點著頭,對她們來說,現在的感覺不就是見了鬼嗎?死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現,不是鬼還能是什么?

    趙毅看著兩人的反應,無奈一笑,對她們解釋起了三年前發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在這三年當中失憶的過程。

    車穎和葉楠聽得非常不可思議,趙毅竟然真的沒死。

    車穎突然走到趙毅面前,一拳錘在他胸口,說道:“你賠我眼淚,知道這三年來,我哭了多少次嗎?”

    趙毅還沒說話,趙念就在耳邊對趙毅說道:“穎子姐說很后悔以前沒有答應你,楠姐也經常在夜里哭,哥哥,你得賠償她們。”

    聽到趙念的話,兩女羞澀的低著頭。

    “放心吧,哥哥一定會好好補償她們的。”趙毅說道,然后對兩人問道:“你們愿意跟我離開這個地方嗎?找個世外桃源,放下所有的俗事。”

    兩人輕微的點著頭,對她們來說,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趙毅在一起,這時候又怎么可能會拒絕呢。

    “對了,我們得趕緊回江城,把你的墳墓拆了,不然不吉利。”車穎突然抬頭說道。

    趙毅搖著頭說道:“不需要,對他們來說,我既然已經死了,就沒有必要再出現,何必再給自己添麻煩呢。”

    既然趙毅這么說,車穎自然會尊重他的意見,而且車穎能夠感覺得出來,趙毅此刻與世無爭的心境,他并不在乎世人是否還記得他。

    “我們要去哪?”葉楠好奇的問道。

    趙毅笑了笑,說道:“當然是個好地方,不過去之前,我還得見個人才行,你們在這里等著我。”

    玫瑰是趙毅的奶奶,既然他要回趙家島生活,最好是能夠把玫瑰帶著一起,這樣才能夠盡孝,雖然玫瑰很有可能不愿意,但總歸要試一試。

    見到玫瑰,趙毅還沒有表明來意,玫瑰便說道:“如果你想讓我跟你一起去趙家島的話,打消這個念頭。”

    “奶奶。”趙毅走到玫瑰身邊,挽著手說道:“我知道你恨某些人,可是沒有你,我怎么把他趕出趙家島呢,你得幫我才是啊。”

    玫瑰斜眼看著趙毅,冷哼道:“你這個臭小子,會把他趕走嗎?別來騙我,雖然老太婆一把年紀,但腦子還沒有糊涂。”

    “奶奶英明,但是趙家島那么大,你住南邊,把他趕到北邊不就行了,不喜歡他,就不跟他見面,我可以給你保證,他不會隨意打擾你。”趙毅說道。

    “先把我騙上島,然后當墻頭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玫瑰說道。

    “奶奶,你放心,你肯定是人,至于他,愛當什么都行,而且你就不想看看曾孫嗎?”趙毅笑著道。

    曾孫這兩個字讓玫瑰非常動容,她沒有多少時光可活,如果真的能夠看到曾孫出世,也就瞑目了。

    “除非你能保證一年之內讓我抱曾孫。”玫瑰說道。

    趙毅一臉尷尬,這種事情怎么說的準,得看老天爺什么時候開眼才行。

    “這個……奶奶,我只能給你保證,孫兒會努力,實在不行,我加班,您看怎么樣?”趙毅說道。

    “我沒什么東西可以收拾。”玫瑰說道。

    趙毅面色一喜,說道:“奶奶,不用收拾,咱有的是錢,神榜那些黃金現在可都是我的,你要住黃金屋都不成問題。”

    “奶奶要什么黃金屋,不過你要把白蓮找回來,我曾經威脅她去保護你,不過我看得出來,她還是喜歡你的。”玫瑰說道。

    “保證完成任務。”

    對于白蓮,趙毅自然不會任由她留在華夏,哪怕是綁,也得綁回趙家島。

    ……

    一個名叫葫蘆鎮的小鎮,鎮上前些天引起過一陣騷動,因為一個外來的女人突然住進了鎮里。

    外來人員算不上什么稀奇,可稀奇的是女子的樣貌驚為天人,漂亮得不可方物,讓無數男人看傻了眼。

    這些天不斷有當地的流氓去女子家里找麻煩,想要一親芳澤,但下場無一例外被打了出來,于是鎮上的人都知道,這位女子不止是長得漂亮,而且還非常能打,讓人奇怪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時間沒過幾天,當地都傳開了,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只能遠觀不能褻玩,哪怕是那些流氓混子也不敢再有半點覬覦之心,不過每天還是有很多人在她家門遠處,就為了能夠多看她一眼。

    這天,一個年輕人,嘴里叼著狗尾草,一副吊兒郎當的流氓模樣站在門口。

    “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當地的混子走到年輕人身邊,上下打量了一下問道。

    “聽說這里住著一個大美女,我來看看,順便擄回家當媳婦。”年輕人說道。

    混子癟了癟嘴,說道:“兄弟,我勸你還是有多遠滾多遠,這位美女可不是好惹的,好幾個漢子都打不過,就你這身板,還是別去挨打了,否者進了醫院還得花錢,多可惜啊。”

    年輕人有滋有味的嘬著狗尾巴草,不屑的說道:“連一個娘們都打不過,你也算男人?”

    “你……”混子被這番話懟得七竅生煙,指著年輕人的手直發抖,說道:“好心當成驢肝肺,你愿意挨打就去吧,我倒要看看你被扔出來的下場。”

    “等著,哥給你表演。”說完,年輕人朝著家里走去。

    不一會兒時間,里面就發出了乒鈴乓啷的打斗聲,看樣子戰場異常的慘烈。

    混子蹲在門口,張望著腦海,想要看看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奈何門窗緊閉,什么也看不見,不過聽這聲音,他的下場應該會非常慘。

    “不聽好人言,非要去送死,這下知道厲害了吧。”混子嘲笑著說道。

    過了很久,里面聲音才停止,混子甚至覺得那年輕人恐怕已經被打死在家里了,心里一陣發寒,這娘們雖然長得漂亮,但是手段可真狠啊。

    家里,一片狼藉,白蓮仇視的看著趙毅,氣喘吁吁,反觀趙毅,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似乎沒耗費多大的力氣。

    “還打嗎?”趙毅笑著說道。

    “記憶恢復了?”白蓮冷聲問道。

    “不然怎么打得過你,龍榜第五的高手,可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欺負的。”趙毅說道。

    “打得過我又怎么樣。”白蓮不屑道。

    “打得過,就不用征求你的意見,你是想我捆著你離開,還是老老實實自己跟我走?”趙毅說道。

    “休想。”白蓮咬牙切齒,說道:“我打不過你,難道求死還不簡單嗎?”

    趙毅眉頭一跳,說道:“在我面前自殺,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而且我怎么舍得如花似玉的你死掉呢?”

    打斗聲再次響起,門外的混子已經心驚膽寒了,這是不死不罷休啊。

    “哥們,你他媽算是遇到好心人了,你放心,我會在這里幫你收尸的。”混子冷汗直流的自言自語。

    過了一會兒,打斗聲終于停止了,在混子看來,他的尸體應該很快就會被扔出來。

    但是當家門打開的時候,混子傻眼了。

    趙毅把白蓮抗在肩頭,白蓮被床單五花大綁著,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臥槽!”混子忍不住驚呼的看著眼前一幕,這……這就被他搞定了?

    “兄弟,怎么樣,擄回家當媳婦了,羨慕不?”趙毅笑著說道。

    混子情不自禁的點頭,怎么能不羨慕,這可是漂亮得能夠仙女相比的老婆,要是他,一輩子不下床也甘愿啊。

    “哥們,你是個猛人啊。”混子感嘆道。

    趙毅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說道:“走嘍,回家洞房。”

    ……

    三年后,趙家島已經模樣大變,大片的叢林被開墾成了別墅,其中一棟歡聲笑語,不時還傳出嬰孩的哭啼聲。

    一個滿臉胡渣的年輕人坐在門口唉聲嘆氣,不停的吞云吐霧。

    這時,一個挺著大肚子的白裙女人走到身邊,說道:“還不去赴約,武帝已經在等你了。”

    “媳婦,打不過怎么辦?”胡渣年輕人抬起頭,一臉糾結的說道。

    白裙女人冷冷一哼,說道:“打不過就別回來見我們。”

    胡渣年輕人耷拉著腦袋,這時候,又有三個女人走了出來,有人推著嬰兒車,有人懷里抱著光腚小屁孩,還有一個紅裙女子,身體看不出有什么異樣,但她卻滿臉笑意的摸著自己的小腹。

    看著她們,胡渣年輕人搖頭晃腦的說道:“我要是輸了,你們就兩個月不讓我回房間,怎么樣?”

    三個女人掩嘴大笑,異口同聲的說道:“不行。”

    “哎。”胡渣年輕人摸著腰站起身,說道:“等我凱旋歸來,不就是武帝,三兩招就能讓他求饒。”

    海邊,青衫仗劍的武帝迎著海風,遠處還站著一對老年男女。

    “玫瑰,你覺得趙毅能贏嗎?”趙任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玫瑰不屑于開口說話,可是這個話題關乎趙毅,她又不得不說。

    “趙任天,這是我上島之后第一次和你碰面,也是最后一次,要不是想看看武帝怎么敗在他手下,我是絕不會出現的。”玫瑰說道。

    “是是是。”趙任天連連點著頭,說道:“咱們的孫子,肯定能贏。”

    玫瑰瞪了趙任天一眼,不再說話。

    趙任天倒是很樂呵,玫瑰沒有反駁,也就相當于變相承認了。

    趙毅出現之后,走到武帝面前,一屁股坐在了沙灘上,說道:“為什么非要跟我打?這三年來,為了趙家大業的繼承,我每天晚上都累死累活,你還跟我添堵。”

    武帝無奈一笑,說道:“那你打還是不打?”

    趙毅噌的一下站起身,說道:“打,不打贏還有什么臉見媳婦。”

    飛沙走石,兩大高手的對手,雖然沒有華麗的招式,但是每一招都充滿了暗伏的殺機。

    看了不一會兒時間,玫瑰就臉帶笑意的離開了。

    趙任天見狀,趕緊跟在玫瑰身后,說道:“還沒結束呢,你這么著急離開?”

    “武帝不能在這個階段制勝,他已經輸了,和趙毅比體力消耗,他的年紀怎么比得過。”玫瑰笑著說道。

    趙任天轉頭看了一眼,比賽的結果他并不關心,只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和玫瑰多接觸一會兒而已,沒想到這么快就結束了。

    “別跟著我,否者我殺了你。”玫瑰冷聲道。

    趙任天停下腳步,滿臉苦笑的搖著頭,看來要讓這位大殺神回心轉意,還需要走很長的路。

    傍晚時分,破衣爛衫的趙毅回到別墅門口,顯得非常狼狽,不過精氣神還是很足的。

    站在門口,一聲大呵:“媳婦們,我贏了。”

    全書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