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的老婆修仙歸來 > 第399章 再見了,各位!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399章 再見了,各位!

小說:我的老婆修仙歸來作者:傾我至誠字數:3690更新時間 : 2019-06-28 00:05:42
    枯藤長老一話說出,立即讓席朝青等人陷入緊張情緒中!

    “徐景幫你們救活了慕詩寒,你們就想殺人滅口?”席朝青一手攙扶著虛弱無比的徐景,詫異地看著他們。

    枯藤長老拂了拂白塵,龐大的氣流從他手中白塵中傾盆而出,將整個古巫族總壇包圍在一個白色圓球當中,變成了堅固的壁壘。

    整個圓弧之中,形成了極強的重力,猶如千斤重擔壓在肩上一般,席朝青站得雙腿發軟,舉步維艱。

    “空間神通……”

    徐景抬頭看了一下四周,面露嚴峻。

    “不是我們想殺人滅口。徐宗主,你自己說說,我們花費了這么多個大聚靈丹,總不能白給吧?拿你的命來抵,應該算平價,也不算冤枉了你們。”枯藤長老淡然說道。

    席朝青蹙眉說道:“大聚靈丹那種東西,我們青景閣多的是!你想要,我給你便是了!”

    枯藤長老點頭道:“對啊!就是因為青景閣多的是,我們才打算殺了你們去拿,有何不妥?”

    “卑鄙……”

    席朝青沒有想到長生仙門竟然齷齪到這個地步,本來念及他們一代大仙,心胸不至于如此狹窄才是。況且青景宗和長生仙門也實在沒什么深仇大恨,唯一的過節就算是慕詩寒了,徐景把慕詩寒救醒,應當是和長生仙門毫無恩怨了才對。

    沒想到這枯藤長老突然整上這么一出,將目光又盯在了青景閣上面,這種行為,與一般宗門小道也并無差別,她還是低估人性了。

    “徐景,你剛才很狂啊。”

    慕詩寒剛剛蘇醒,陳卓急于在她面前表現,運上氣勁,一步降臨在徐景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躺臥在地上的徐景和席朝青。

    對于他們的這種態度,徐景似乎并無多大驚訝,仿佛在意料之中一般。

    他看也沒看陳卓,反而將目光放到了天空中的慕詩寒,自從她蘇醒后,便一言未發,容顏清冷,神色冷漠,

    “你還看著輕寒仙子干什么?你期望她會開口救你?”陳卓見到了徐景輕視他的模樣,冷笑了一聲。

    仙門圣女忠心于長生仙門,陳卓根本不會懷疑慕詩寒此刻的立場,對于她從小接受到的觀念來講,長生仙門,便是一切。

    更何況,她和徐景的關系,也沒有那么好。

    “陳卓,你不要傷害徐先生和席小姐,有什么沖我來!”林如煙在此時擋在了席朝青和徐景前方,對陳卓說道。

    “你讓開!你以為你算什么?”陳卓不耐煩地推了一下林如煙的肩膀,就這么一個稀松平常的動作,卻宛如萬斤重石壓下!澎湃的青色元氣聚集在他手中,伴隨著這一掌拍出,林如煙身影也如破碎的風箏一般,鑲嵌進了古巫族總壇的黑色巨石內部,爆發出了劇烈聲響,掀起塵埃萬丈。

    “林小姐!”

    席朝青大驚失色,陳卓的修為非同凡響,乃合體期九層,就這種境界,彈指都可殺合體期初期強者,林如煙修為才不過煉虛期七層,挨了這一掌,哪還有活命可能?

    “陳卓,你就是一個人面獸心的畜生!林如煙你也下得了手,長生仙門招入你這樣的人,遲早要完蛋!”席朝青根本抽不出空檔去查看林如煙的狀況,她得舍命護著徐景,所以只得憤憤不已地罵著。

    “哦?你覺得你比仙門內的師兄弟更了解我嗎?既然你這么心疼林如煙,去陪她吧。”陳卓輕蔑一笑,抬起手掌,順勢準備朝林如煙壓下。

    “等等!”徐景微微抬起手掌,望向了陳卓。

    陳卓青色手掌懸在半空,饒有興致地看著徐景,問道:“準備為你妻子求饒嗎?我給你個面子。你求饒要是說好聽一點,我讓她沒有痛苦的死去,說得再好聽一點,我讓你們‘白頭偕老’。”

    陳卓瞳孔中墨綠色光芒閃過,神色煞是得意。

    他指的“白頭偕老”,大概就是用一念永恒這種大神通,讓徐景和席朝青衰老至死。

    “冠卓仙人還真是慷慨大方,多謝。”徐景朝他笑了笑。

    徐景為了救慕詩寒,已經耗費太多力氣,此刻很難與陳卓相戰。另外,陳卓后方還站著一群虎視眈眈,長生仙門的仙人,更有枯藤長老這樣的高手親自坐鎮,徐景即便現在身處巔峰,也蹦跶不出半朵浪花,他們齊手能輕而易舉的斬下徐景。

    “不過,冠卓仙人,我沒有想過要求饒,也許我沒碰過需要我求饒的時候吧,不太會。”徐景說完后,又將目光放到了慕詩寒身上,對她問道:“慕詩寒,我花這么大的代價把你重新救醒,一聲謝謝也不說嗎?”

    慕詩寒秀眉微蹙,雙手緊握,但她懸浮在空中,依舊緊閉雙唇,如同啞巴一般,金口難開。

    “徐景,你還在廢話什么?輕寒仙子是為了救你才變成了之前的模樣,現在你也算是一報還一報,有什么欠不欠的?”陳卓幾乎將慕詩寒默認為他的妻子,見到徐景說出此話,他自然一肚子不痛快。

    “我問你話呢。”徐景再度無視陳卓,眼含笑意地看著慕詩寒。

    “老公,你在說什么?”

    席朝青現在已經完全看不透徐景了。

    她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徐景為什么還有心思會問慕詩寒這樣的話。

    “你不會求饒,我不會說謝字。”慕詩寒開口道。

    “哈哈哈!”

    陳卓聞言大笑,得意地對徐景說道:“徐景,你聽到了嗎?你不向我說求饒,她便不會和你道謝,輕寒仙子,你果然還是向著我的。”

    長生仙門諸多仙人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頗為解氣,之前徐景可謂是風光無量,讓他們顏面受損,大失威風。

    現在陳卓和慕詩寒,總算為他們找回了一些面子,沒有讓那些神宗的小輩看低了。

    “嗖。”

    慕詩寒并沒有理會陳卓,她手指一動,之前林如煙凹陷的巨坑中,突然拖出一簇簇花束,林如煙恰好躺在了正中央,她只是神色有些驚慌,但身體完好無恙,被慕詩寒重新放回到了徐景和席朝青的身邊。

    “怎樣?我還要向你道謝嗎?”慕詩寒蹙眉對徐景問道。

    “哈哈哈!”徐景見到這一幕,也是大笑了出來,說道:“我還以為將你喚回元神之后,我哪個步驟出了問題,讓你腦子不太正常了,看來是我想多了,你還是那個你。”

    “你……”慕詩寒氣得俏臉一紅。

    無論在什么情況下,慕詩寒都不可能對徐景說出“謝謝”兩個字,正如徐景永遠不會向他人屈服求饒一般,他們都是同樣倔強的人。

    見到慕詩寒同以前一般無二,徐景終于是松了一口氣,說道:“雖然現在我和你互不相欠了,但你的仙門師兄弟要殺我,你不說點什么嗎?”

    “你早點去死吧。”慕詩寒說道。

    “那我死了以后,你會像我對你這樣,把我重新救醒來嗎?”徐景笑著問道。

    “你都沒有合體期,哪來的元神,救什么救!”慕詩寒氣得一跺腳,斂散出如水紋般的陣陣空氣震蕩,神色微慍。

    “老公?”

    席朝青神情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現在徐景和慕詩寒的對話,放在眾人眼里,無異于是打情罵俏一般,讓席朝青心生不滿。

    “你別說話,輕寒仙子好不容易醒了過來,總得寒暄一下。”徐景依舊坦然地說道。

    陳卓看了后方一眼,枯藤長老表情并沒有不耐煩的神色,于是他轉過頭冷哼一聲,說道:“徐宗主,你還想和我門下圣女寒暄多久?”

    徐景聽后似乎又有了話題,對慕詩寒問道:“輕寒仙子,聽說你回長生仙門以后,就要嫁給這個玩意了,你難道愿意嫁給他?”

    慕詩寒將頭偏了過去,哼聲說道:“這是我使命和職責,仙門讓我嫁,我便嫁。”

    “可惜了,你容顏出眾,天資聰穎,居然是個瞎子,連這種人你也看得上。”徐景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在可惜什么?她嫁給誰和你有什么關系?”席朝青聽到這里,已經非常不滿了,饒是她在外人面前再護徐景的面子,也無法忍住。

    “我就隨口問問,你別當真。”徐景笑道。

    “你……”

    席朝青剛想說什么,卻發現徐景一手背在身后,連手指都在顫抖,掌心都布滿了汗珠。

    這一剎那,席朝青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公難道在故意拖延時間?

    他在等?等什么?

    等人來救他?還是在聚氣準備反擊?

    席朝青有些茫然,無論哪種情況,都不太可能。當今不可能有和長生仙門這等規模媲美的勢力來營救,反擊那就更不可能了,徐景的氣勁,壓根就沒恢復。

    “徐景,你廢話太多了,可以去死了。”

    陳卓終于不耐煩,見到徐景在最后一刻還不忘給自己潑兩道臟水,他氣勢一凝,龐大的殺機頓時涌現。

    徐景在此時猛然瞪大雙眼,如實質般的青焰破瞳而出,將陳卓整個人都給焚燒起來!

    “啊!”

    陳卓發出一聲慘叫,長生仙門的所有人蓄勢待發!

    “再見了!各位。”徐景朝他們冷笑一聲。

    云頂之上,一個德意志工匠架勢著無人機,朝古巫族大殿投下了一枚粗壯的爆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