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的老婆修仙歸來 > 第34章 席朝青醒了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34章 席朝青醒了

小說:我的老婆修仙歸來作者:傾我至誠字數:3432更新時間 : 2018-11-30 11:26:40
    眾人聞聲望去,發現徐景表情異常平靜,一步步朝著那兩個保鏢走去。

    “徐景?!”

    此時,不光是周李兩家的人目光駭然,徐景的三個室友,更是和活見鬼似的,他們根本就想不到徐景在這種場合,還能夠有反擊的余地!

    “你是什么人?!”

    王亦德的手背被刺穿,已經疼到無法說出話,開口問話的人是那兩個保鏢,他們看著徐景的一步步走來,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令他們又驚又恐。

    “讓你們趴下的人!”徐景面色尋常道。

    那兩個保鏢對視了一眼,看著地上直接被木筷子擊穿的霰彈槍,他們牙關一咬,皆是握拳朝著徐景奔襲而來!

    “你在說什么大話?”

    面對勢如雷霆般的兩個內勁中期保鏢,徐景身子微微一側,先是躲過了他們第一波進攻的鋒芒,將身子退到一邊,擺好了一個進攻的姿勢!

    他拳頭用力一握,打出一記擺拳,突然出擊!拳頭打在了一名保鏢的右臉上!

    一拳,傷筋錯位,崩碎牙齒!

    那保鏢的臉頰在徐景精瘦的鐵拳撞擊下,如水波一般流動變形,整個身子飛了出去,倒地昏厥了過去!

    徐景又看著剩下的一名驚恐不已的保鏢,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原地縱身一躍,腿上帶著如暴風雨來臨般的呼嘯風聲!一記騰空轉身側踢,蘊含著千斤爆炸之力的一腿,踢在了那保鏢的臉上!

    那保鏢光速從原地倒下,腦袋直接將地毯砸穿!不省人事。

    這兩名超過周李兩家最高實力的內勁中期保鏢……

    被徐景精煉漂亮的兩個動作……直接秒殺!

    程蕊在后方難以置信地看著徐景,那兩個動作還是徐景今天剛學會的!程蕊親自教的,沒想到他這么快就能用到實戰了!

    而且,在面對這樣強橫的對手之下,他還打得還如此漂亮……

    “這么不經打?我還想在你們身上檢驗一下我這兩天的學習成果,實在讓人很失望!”徐景嘆氣道。

    這話一出,程蕊已經徹底服氣了。昨天他還說在面對兩個武館師父的時候,只用了三分力,程蕊還以為他在說大話,并沒有揭穿,但在今天見到這一幕后,她才明白……昨天徐景說用了三分力,那絕對是往謙虛著說的……

    那兩個武館師父,比起這兩個內勁中期的保鏢,連只螞蟻都算不上!

    李天豪和李正國在聽到他這話后,皆是咽了一口唾沫,李天依一雙美眸瞪大,每一次碰到徐景,他幾乎都會帶來一些令人難以相信的變化,令她大感震驚,他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你剛才問了我們那么多問題,該到我問你了吧?”

    徐景在王亦德旁邊蹲下身子,從口袋取出了那張隨身攜帶的紙條,對他問道:“這個紙條,是你留給我的嗎?”

    徐景剛才看這王亦德跑得挺快的,和那天樓道里的人影很像,再加上他是王亦謙的哥哥,完全有理由讓自己遠離席朝青。

    王亦德依舊面色痛苦,緊咬牙關,之前臉上囂張的氣焰,此時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但他現在根本沒心思聽徐景的問話。

    “你不說,可能回不去京城了,我數三秒。”徐景指著他說道。

    “一……”

    “禁止打通經脈,遠離席朝青?”徐景剛一數數,王亦德立即看了他的紙條一眼,喘著粗氣,驚恐地搖頭說道:“不是我留的!”

    這人竟然連經脈都沒打通?如果沒有使用氣勁外放,他哪來這么大的力量?!

    王亦德心中驚駭不已。

    “真的不是你留的?”徐景瞇著眼睛看著她。

    王亦德陰狠地看著他,忍著怒氣說道:“我不會寫毛筆字,我也根本就不認識你!否則,我要是先對你有提防,會被你偷襲到?”

    徐景皺眉與他對視了幾秒后,輕輕點了點頭,伸手把盯在門板上的筷子給抽了下來,王亦德立即爆發出了一聲哀嚎,躺在地上直打滾。

    徐景緩緩站起身,對他說道:“王亦謙是我殺的,你要是想報復,來找我,別牽連無辜——”

    “滾!”

    王亦德聽罷,艱難地從地上站了起來,陰沉著臉色,一句話也沒說,打開門就走了。

    “等等!”

    徐景在他身后突然叫住了他,王亦德渾身一震,瞬間覺得脊背發涼!

    “支票留下。”徐景淡淡地說道。

    王亦德胸腔間蘊含著無窮無盡的怒火,但他不敢發作,只得飲恨將之前李山健給他的支票扔了過來,然后頭也不回地逃離了這里。

    “殺我弟弟的人居然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學生……明明連經脈都沒有打通,我在他面前居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行!我就喜歡這樣的硬角色!”

    在徐景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后,他回過頭,發現李山健和周海樓正坐在沙發上大笑著,兩人似乎在討論著什么。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你這個賭,我看靠譜!不過嘛……要是我贏了,這逸景華天,我會把百分之十的股份給徐景,因為我高興!”李山健神情頗為倨傲地說道。

    周海樓哈哈一笑,說道:“你和老子比闊綽?老子要是贏了,我把這逸景華天的百分之三十地股份給徐景!怎么樣?你就等著給老子掏錢吧!”

    李山健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道:“我贏定了!我給百分之五十!”

    徐景撓了撓頭,朝他們走了過去,疑惑道:“你們在打什么賭啊?要分我股份?”

    李山健和周海樓一看到徐景過來,兩人都是喜笑顏開,歡喜不已,那種眼神是徐景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把徐景拉過去就開始噓寒問暖套近乎了,只字未提他們打賭的具體內容。

    一邊的周懷柔見狀,看著徐景的眸光愈發崇拜,喃喃道:“徐景小神醫又救了我家一次……”

    李天依站在她旁邊,蹙眉不滿地說道:“切,他剛才不出手你家也不會有事吧?支票是我爸給的!他明明一早就有實力,非要等到最后才出手,故意的!”

    “可是……王亦謙明明是我爸處理的,徐景小神醫卻攬到自己身上,他知道我家沒辦法應對王亦德,怕我們受到危險。”周懷柔低頭紅著臉說道。

    李天依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說道:“徐景對你家這么好,那你干脆以身相許得了!”

    “就怕徐景小神醫這樣的人物看不上我。”周懷柔向往又自卑地說道。

    “……”

    “我服了,你也太高看他了吧?他就沒頂用,他有這么厲害,和他上次教我的那個詩詞有關,能寫出那個詩詞的人,那才是有大手段的人!這臭送外賣的不過是運氣好一點而已,碰到過貴人。”李天依對她解釋著,李天依覺得教徐景那首學貓叫詩詞和吐納動作的人,那才值得真正的崇拜,徐景就是一坨屎。

    “可我還是覺得徐景小神醫厲害。”周懷柔轉過身,含羞帶笑地將頭低下,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井底之蛙!”李天依憤憤地罵道。

    李山健指使保鏢作好了善后工作后,所有人都準備離開了。

    而等徐景從包廂下來的之時,整個一樓大廳,如死一般寂靜……

    下面的富二代,還在賭是李家讓位還是周家讓位,沒爭出個所以然,他們今天非要看看是哪一家會先出來。

    然而……他們卻等到了兩個老爺子同時下來。

    他們眼中高不可攀的周老爺子和李老爺子,竟一左一右,攀附在了徐景身邊!

    而且……徐景表情難堪,不斷撓頭,看樣子似乎還不是很高興!

    在場之人,無不瞠目結舌,腦回路皆盡打結。等他們出門后,那兩個老頭,一個打開了勞斯萊斯元首級幻影的車門,另外一個打開一輛官方限量紅旗的車門,都拉著徐景坐他們的車。

    徐景最終卻帶著他的室友,擠上了旁邊一輛公交,在所有富二代驚滯的目光下,絕塵而去。

    ……

    當天晚上,徐景去了席朝青的家中,時間都過去了兩天,席朝青也應該醒來了。

    徐景走到了席朝青門口,卻發現門下面又有一張小紙條——

    “禁止打通經脈,遠離席朝青!現在還來得及,否則你將有大禍!”

    這一次,還多了一句話,算稍微解釋了一下?

    “誰在跟著我?你出來!”

    徐景皺了皺眉頭,在門口大喊道。

    “老公?”

    門口沒動靜,門內倒是有了動靜,聽到徐景的聲音,席朝青把門打開,探著一個腦袋,睜著美眸好奇地看著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