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自帶錦鯉穿六零 > 第五百章 悲哀的撿漏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百章 悲哀的撿漏

小說:自帶錦鯉穿六零作者:江水碧字數:2726更新時間 : 2019-06-17 02:24:25
    太歲雖然是真的,但對于盡歡來說,也就是開個眼界而已。

    有鯉珠蘊養身心,還常年喝著靈泉水,太歲被人稱道的保健作用,對她真的是可有可無。

    找個古董魚缸,用靈泉水把太歲泡起來,盡歡就出了空間,趕緊回到縣城。

    急匆匆趕到火車站,不巧去舒縣的火車剛好出站,只好買下一班的車票,要下午五點半才能發車。

    不過好在盡歡也能找事情打發時間,她先去郵局給徐祖爺發平安電報。

    坐船的時候買了那么多吃的,除了寄回家的,其余的親朋好友也不能忽略,盡歡都給分了一些。

    剛出了郵電所,就看到隔壁新華書店正在墻上貼標語。

    墨跡未干的標語條,居然散發出陣陣幽香。

    盡歡感嘆,寫大字報和標語,都能用上香墨,這家縣城的新華書店逼格夠高的啊!

    上前一問才知道,這些香墨是書店庫里積壓的陳貨。

    現在用毛筆的人本就越來越少,筆墨紙硯之類的文房用品,跟四舊又掛鉤,肯定就更賣不出去了。

    “與其讓這些壓在庫里積灰,不如拿出來廢物利用,用來寫革命標語,也是給舊文化注入革命的新意義嘛。”小伙子推了推眼鏡說道。

    盡歡心里不停吐槽暴殄天物,面上卻笑著點頭表示贊同,真心話可不能說,萬一被當成現行反革命抓起來,就得不償失了。

    “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確實有革命意義,你們店里的墨條除了自用,還能賣嗎?我想買一點!”

    “這些老式的筆墨硯臺已經很久沒上過柜臺了,到底能不能出售,我需要請示下領導!”小伙子答道。

    書店的領導聽說盡歡想買墨條,也不甚在意,讓小伙直接帶盡歡去庫房挑選。

    別看書店不大,但卻又兩個庫房,一個是堆放紅色書籍的庫房,一個是就是賣不出去的積壓品庫房。

    積壓品庫房雜亂無章滿是灰塵,還有一股濃厚的陳腐味道,嗆得嗅覺敏感的盡歡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不過小伙子從角落里拿出裝墨條的箱子時,盡歡也顧不得打噴嚏了。

    小伙子拿出木箱不大,但里面裝的全是年齡不小的老徽墨。

    徽墨歷來享有“落紙加深,萬載存真“之譽,具有色澤黑潤,入紙不暈,歷久不褪色、馨香濃郁、防腐防蛀、造型美觀、裝潢典雅等特色,一直被書畫家視為必備佳品。

    其歷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南唐,盛行于兩宋、明、清,原料名貴,工藝精細、品質優良,為歷代貢品。

    箱子里不僅有日常書寫能用到的黑墨,繪畫用的彩墨也顏色俱全。

    除了常規的大廠制的今年生產的墨條,還有不少老胡開文墨和老曹素功墨。

    老胡開文的高檔油煙墨有超頂漆煙、貢煙,精工薰制各檔油煙,配以優良皮膠麝香、冰片等珍貴藥料精工制成。

    其中最有特色的就屬,胡開文的“八寶五膽藥墨”,藥效是經過驗證的,可以消炎解毒,活血止痛,涼血止血,消腫軟堅,防腐收斂。

    胡開文的高端墨條墨錠,不光有簡單的金漆點字,還有非常精妙生動的圖案,“藝苑墨寶“、“大好山水“、“鐵齋翁書畫墨寶“、“驪龍珠“、“百壽圖“。

    相比較于文藝花樣多的胡開文墨,曹素功就敦厚務實得多,不過墨的實際品質卻不必胡開文的差。

    箱子里最奢侈的曹素功墨,最奢侈的要數盡歡找到的那塊雕刻“五岳真行圖”的紫玉光墨錠。

    物以稀為貴,這塊“五月真行圖”圖樣也是難得的精致,紫玉光還是清代有名的貢墨之一,其收藏價值真的是不言而喻。

    一大堆精致的墨條墨錠,盡歡看看這個摸摸那個,覺得每一個都挺好,盡歡腦子里好像有刷屏的彈幕,全是“買它!”“買它!”“買它!”

    其實就是把這箱子墨包圓了,盡歡也不嫌多,墨對于盡歡來說,是日常消耗品。

    她練字的習慣到現在都還保持著,每年練字上消耗的紙墨量很大。

    字沒見她練出多了不起的風骨,對筆墨紙硯要求還不低,用的都是上好的文房四寶。

    這些墨就算盡歡不拿來自用,留著收藏也是不錯的選擇。

    墨條墨錠屬于比較冷門的古董收藏,在幾十年后,拍賣價格也一直不算高。

    但隨著傳統手工藝的失傳,以前手工制的墨條墨錠也會越來越稀缺,老墨條墨錠的價格勢必會上漲。

    盡歡還是克制住想包圓的想法,仔仔細細地挑了其中特別心水的墨條墨錠來。

    那塊曹素功的“五岳真行”紫玉光肯定是收了,那些精致的老胡開文墨也沒有錯過。

    等她把喜歡的挑出來,壘在地上都是不小的體積,裝墨條的箱子也空了一大半。

    眼鏡小伙問道:“同志!你買這么多墨用得完嗎?”

    “我基本每天都要練字的,所以墨和紙消耗量很大,”盡歡笑著解釋道:“而且現在老文房的東西少了,在外面也不好買,所以有機會就多備點!”

    “那你是不是還需要宣紙和毛筆啊?”小伙指著倉庫角落,“那里還有陳年的宣紙和毛筆你要不要?”

    盡歡喜不自勝地點頭,小伙子搬出來的都是上好的宣紙和宣筆,除了宣紙有點霉味,宣筆的筆頭稍微有些發潮,真的沒比別的毛病。

    黃山附近的幾個縣城和地市,都是有名的文房用品產地,徽墨歙硯宣紙宣筆,文房四寶都囊括在內了。

    筆墨紙都有了,歙硯也少不了,眼鏡小伙友情贈送了一塊墊在桌腿下的硯臺給盡歡。

    這塊歙硯也不是什么老物件,而是公私合營后的大廠生產的,硯臺廠早就要死不活了,這些硯臺也是上面按任務分配給這家新華書店的。

    賣不出去就只能內部消化,內部都消化不完的,就只能拿來做生活小妙招了。

    就像這塊硯臺,忍辱負重充做板磚瓦片,被桌子腿一壓就是好幾年。

    盡歡花了不到200元,扛走了半箱墨條、六刀宣紙、十五支宣筆和一塊歙硯。

    用買白菜的價格買上好的文房四寶,也就這個特殊的年代能辦到。

    盡歡也不知道該為撿到大漏開心,還是為這個野蠻的時代感到悲哀。

    出了書店之后,盡歡無所事事地在縣城四處晃悠閑逛。

    后來盡歡還在廢品站淘到兩個漆器,黑漆描金福祿壽仙翁圓盤和一個剔紅螺鈿妝奩匣子,年代都挺久遠,看底部款識都是清代的東西,難能可貴的品相非常完美。

    估計是因為漆器是徽州的特產,當地人司空見慣,才沒當成封建遺毒損毀泄憤,這才得以幸存。

    下午四點半點吃了晚飯就上了車,在車上折騰了五個半小時,才終于到達了舒縣。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