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的師父是神仙 > 第233章 劍坯與麒麟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233章 劍坯與麒麟

小說:我的師父是神仙作者:上殿字數:3135更新時間 : 2018-09-30 09:19:36
    “雙系修煉者?”楊毅云一愣,隨即就明白了,吳楠可能在說剛才手中的真元離火。

    看看王玄機幾人同樣是一副表情,楊毅云笑了一下道:“算是吧~”

    反正他們不知道修真者的手段,真正比起來,修真者術法似乎和天醒者沒區別。

    不過,他知道日后隨著修為的提高,他會掌握的術法越來越多,天醒者,還真不算事兒。

    但眼下他索要考慮的是提升修為~

    今天在吳楠的一道雷電下,著實將他嚇到了。

    如果修為足夠,何懼吳楠的雷電攻擊?

    聽到楊毅云的承認,吳楠和王玄機四人對視,臉色鄭重了起來,如果之前只是看在王家的面子上,讓楊毅云加入神龍潭有點牽強的話的。

    那么在這一刻,吳楠是想著怎么和楊毅云搞好關系,將他永遠的綁在神龍潭的馬車上。

    “英雄出少年啊~楊先生這是神龍潭的神龍令,上面有進入神龍潭的地圖,憑此令先生可調配一支特戰小隊,不管在哪里,他們都會趕過去給予先生方便,楊先生收下。”

    吳楠說話中拿出了一枚古老的玉質令牌交給了楊毅云。

    楊毅云沒有拒絕,不過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看來我這個偽雙系修煉者的身份還挺值錢的。”

    之后吳楠和楊毅云聊了幾句后,便帶著周甲二人離開了王家,他主持著神龍潭事物,可是大忙人,不會出來耽誤太久,臨走前對楊毅云說道:“吳某在神龍潭等先生到來。”

    “一定~”

    對神龍潭楊毅云還是很好奇的,去是一定會去看看的。

    王玄機沒有走,老爺子說了,他出來要去華夏大地在走上一圈。

    等吳楠三人離開后,場中剩下了獨孤兄妹和王宗仁王玄機。

    幾人回到了客廳。

    這時候獨孤無情終于接上了沒有說完的話,看著楊毅云道:“先生關于我弟弟的事情?”

    說話中獨孤無情對獨孤悔使了個眼色。

    反映過來的獨孤悔,當即拜倒在楊毅云面前大聲道:“求先生收我徒~”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機靈啊~”楊毅云笑了一聲。

    對于獨孤悔這等金屬性的靈根天賦,將有望日后成為劍仙的坯子,他還是很樂意收入云門的,雖然他自己才是煉氣期五層。

    這等修為要是放在修真界去收徒,會被人笑掉大牙,但是想想,這里是沒有修真者的地球,是靈氣極度缺乏的地球,是一個古武者都能當大爺的世界。

    他煉氣期五層貌似收個徒弟也不是不可以。

    剛要笑著出聲時,卻是眼角看到了王玄機老爺子手中一彈,不知是何物彈在了王宗仁的腿彎上,隨即王宗仁也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楊毅云面前。

    只聽老爺子打著哈哈道:“毅云小友,宗仁這孩子說也要拜入你門下。”

    楊毅云想笑,豈能不明白老爺子的意思,很明顯是他想讓王宗仁拜師。

    但是王宗仁沒有反應,老爺子著急了直接出手讓他跪倒。

    對此楊毅云笑著道:“按說我自己都修為尚且淺薄都不足收徒,可是你們都是我重要的人,不能不答應。

    不過,凡事都有列外,今天我就自己狂傲一回,收下你們倆,但是,目前只能記名,我要去南國一趟,回來在說收徒之事,在次之前你二人可往方古都去找陸家姐妹。”

    兩人一聽,楊毅云這算是答應了,就差一個收徒儀式,當即大喜,連忙道謝:“謝謝師父~”

    “起來吧~”楊毅云心里也高興,獨孤悔是劍仙坯子,而王宗仁在他眼中卻靈根天賦一般是四系靈根,這是非常差的靈根天賦,和獨孤悔的單系靈根比起來正好相反。

    不過,王宗仁卻在王玄機口中是王家的麒麟兒,也就是說王宗仁的氣運很強大。

    修真天賦重要,但氣運更重要,所謂的氣運就是修真者的機緣,比如同樣的條件下,身居大氣運的人獲得天材地寶的幾率比之別人大多了。

    所以氣運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王宗仁有大氣運在身,足夠彌補天賦上的不足。

    楊毅云對這兩個將來的徒弟心里是滿意的。

    等兩人起身后,獨孤悔看了一眼王宗仁突然問道:“師父我們兩算起來,我比宗仁多一刻拜您為師,是不是說我就是大師兄?”

    楊毅云一聽頓時樂了,獨孤悔這小子倒是有意思。

    王宗仁一聽急了:“我們今天只是記名在師父門下,還沒有正式拜師,這次不算。”

    “哈哈~你們都別吵了,按理說獨孤悔就是大師兄,好了,你們倆下去吧,我們要談正事。”

    楊毅云看著兩個家伙有爭斗的跡象,讓他們下去。

    等獨孤悔和王宗仁離開后,場中剩下了楊毅云和獨孤無情、王玄機三人。

    ……

    第二天楊毅云離開燕京直奔南國而去,他聽從了王幕生的建議,沒有坐直到南國的飛機,而是坐大巴走陸路,從廣西進入南國。

    當然,王暮生說,在那邊他安排了一個隸屬于華夏軍方公司賭石商隊。

    臨走之前,打發了兩個暫時記名的徒弟獨孤悔和王宗仁,讓他們跟隨趙楠加上方道長一起去古都找陸雪羲,先讓他們熟悉認識什么是修真,才是有必要的。

    至于獨孤無情,楊毅云本來想給她試著用陰陽五行針加上真火的融合徹底祛除體內的毒氣,但卻沒有成功,獨孤無情體內的毒氣,不是單純的毒,而是一種能量,所以楊毅云只能將獨孤無情帶著身邊,以防止她毒氣復發,反正獨孤無情是暗勁八層的高手,跟在身邊也算是個幫手。

    王幕生還給楊毅云安排了一名翻譯,是一名普通特種兵叫向華,一路上都對楊毅云很恭敬喊首長,讓楊毅云很不習慣。

    過關的時候,向華對楊毅云說道:“首長我們需要兌換一些零錢在南國使用,不然不方便,你們等等我去兌換。”

    “小向你等等,南國幣和我們華夏貨幣如何兌換的?”楊毅云說著話拿出了錢包來給小向兩萬華夏幣。

    “首長太多了,海關規定每個人過關最多只能帶六千華夏幣,一元華夏幣可以兌換南國盾兩千四百多,換三五千零用就夠,大型交易是可以轉賬的。”

    向華經常出任務來南國,對這邊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他接到上頭的命令是負責給這一位青年的首長當向導和翻譯,他們會和軍方的商隊在一起去南國賭石。

    楊毅云聽從了向華的建議,將這些小事都交給了他去辦理,沒有在理會。

    其實他也知道,在南國大型的交易華夏幣還是硬通貨,他出發之前可是在燕京銀行卡取出五千萬的現金放在乾坤壺空間的,要不是怕乾坤壺空間放不下,他都想放一個億的現金進去。

    因為根據王幕生提供的消息,南國的端木家族掌握著南國最大賭石交易市場,這次前往南國主要目的是調查母親的行蹤,就必須和端木家族的人接觸。

    不過不能強來,最好的辦法就是去賭石,做大筆的生意,引起端木家族的注意,才能接觸到端木家族的高層。

    不到萬不得已,王幕生交代,不能對端木家族強來。

    這次出來,名義上他是燕京某個家族的紈绔,就是去敗家花錢的。

    而王幕生安排的商隊,就是給楊毅云打掩護的,實際上全是軍方的人,當然也是給軍方賺錢的一個團隊。

    雙方約好過關后,在當地小鎮會面。

    山梁小鎮,因為距離華夏最近,是一個很繁華的鎮子,下車后楊毅云和獨孤無情在向華的帶領下直奔鎮上的柬寨酒吧。

    這里就是和賭石商隊會面的地方,王幕生也沒有講過對方有多少人,長什么樣,只是告訴他,去酒吧自然會有人和他聯系。

    所以柬寨酒吧是楊毅云的第一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