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的師父是神仙 > 第219章 云門弟子獨孤無情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219章 云門弟子獨孤無情

小說:我的師父是神仙作者:上殿字數:3337更新時間 : 2018-09-30 09:19:36
    葉家今天強勢而來,卻是沒想到會被接二連三的打臉,不敢招惹有王玄機撐腰的楊毅云,難道還不敢招惹趙家么?

    很明顯葉家這名子弟上臺是要拿趙武靈出口氣。

    趙武靈是暗勁四層的實力,而登上臺是葉家一名和趙武靈相差不多的青年,卻是暗勁六層的內力,擺明了是欺負趙武靈。

    不過今天的主題是青年一輩之間相互切磋,只要不傷及性命怎么打都不為過。

    更重要的是作為老一輩,是不能插手的。

    因為名義是切磋。

    實力強大的可以美曰其名指點實力弱小的古武者。

    楊毅云看到趙武靈看到這名青年上去,臉色難看了下來,顯然他知道今天要被虐了。

    但是沒辦法,他趙家是東道主,是第一個上場的,不能怯場退縮,就算被葉鎖打殘也只能認。

    比武臺葉鎖帶著笑意對趙武靈抱拳:“武靈兄弟,葉鎖上臺討教。”

    趙武靈嘴角抽抽,在心里咒罵:“討教你妹啊~你特么不要臉暗勁六層,老子暗勁四層,明顯是上來虐我的,還討教,討教你妹夫吧~”

    心里咒歸罵趙武靈臉上帶著笑意抱拳回禮:“葉鎖大哥還請收下留情,小弟才四層比不得你這個六層的大高手,我們之間可是相差兩層啊~”

    趙武靈說話聲故意放大,就是要告訴所有人他和葉鎖之間的差距,就算等一下被葉鎖揍了,也不丟臉,因為雙方差距大,搞不好還能讓葉鎖背上一個欺負弱小的名頭。

    葉鎖嘴角直抽抽,笑著道:“武靈放心我們只是切磋。”但是心里卻是憋著氣,想著一會將趙武靈打殘,給葉家出口氣,今天實在是太過憋屈了。

    趙武靈冷笑了,那你不明白他的用意。

    臺下楊毅云有意無意的看了葉再天一樣,卻是老東西沉著臉,一臉的陰狠之色,顯然是要出一口惡氣的表情。

    而趙家也一個個撐著臉。

    兩大家族的較量在無形中開始。

    臺上葉鎖腳下一動對著趙武靈攻擊了過去,簡單粗暴的一拳直擊打門面。

    兩人內力相差兩層,結局早就注定,會是趙武靈落敗。

    現在的問題就是,趙武靈能在葉鎖手中堅持幾招。

    臺下有人議論,趙武靈堅持不了十招。

    也有人說內力兩層,硬碰硬一招趙武靈就要落敗。

    當然要是趙武靈不和葉鎖硬碰,也許能在撐個十招八招,不過看情形葉鎖是不會給趙武靈機會的。

    直接葉鎖的攻擊看似簡單,但卻每一招都帶著拳風勁道,招招都想將趙武靈給弄殘廢的架勢,非常的狠辣。

    果然,趙武靈沒有和葉鎖硬碰,選擇了躲避,躲過了葉鎖的攻擊,可是奈何葉鎖壓根就不給他機會。

    一擊橫掃踢出去卻是虛晃一槍,緊接著一掌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打在了趙武靈背上。

    “噗~”

    趙武靈直接被葉鎖一掌打飛口中吐出了一口血液。

    此刻葉鎖依舊沒有放棄追打趙武靈,作勢要痛打落水狗。

    可鑒葉家人都憋著一口惡氣。

    而硬生生承受了葉鎖一掌的趙武靈,也不傻,知道今天葉鎖不會罷手,索性順勢一滾就滾下了比武臺。

    這樣子做雖然狼狽一些,但卻能好漢不吃眼前虧躲過葉鎖的攻擊。

    他落下比武臺,葉鎖就不能追下來了,否則場中長輩自然會收拾他。

    果然,葉鎖看著趙武靈滾下比武臺后,停住了較比,眼神中還是一副惋惜的樣子。

    “好~”

    葉家另外幾人率先大聲鼓舞較好,緊接著場中一個個都較好。

    古武者就這樣,終究看重的是實力,誰讓葉鎖實力強大呢。

    第一個回合趙家東道主落敗,招讓趙長生臉上無光,對著身邊的趙遠成道:“讓趙牧上場~”

    趙長生口中的趙牧,不是趙家嫡系,乃是旁系趙家的子弟,但卻是一名暗勁七層巔峰的古武者,既然葉家可以不要臉,趙家也不是不能做一會厚臉皮。

    很快在眾人的視線中一名精瘦的青年,一躍而起登上了比武臺,惜字如金對葉鎖抱拳道:“趙家趙牧賜教。”

    說完后,根本就不等葉鎖回答,直接攻擊了過去雙手舞動中,多數人都沒有看清趙牧如果出手的,反倒就看到葉鎖一臉慘白中,直接被趙牧打下了比武臺。

    趙家搬回了一局。

    就在這時候,葉家這邊一名年約十二八九的青年登上了比武臺。

    頓時場中有人唏噓了起來:“葉家的天才出手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葉夜~葉再天的最小的兒子,也是整個葉家的驕傲,不到三十歲的成就了暗勁八層巔峰,是整個燕京古物圈子中的一哥。”

    有人不解道:“不是說青年一輩三代么?葉夜是葉再天的小兒子,輩分要高一頭,這樣也能算?”

    “嗨~這就有什么,青年一輩交流指的是四十歲以下,并非單一的三代一輩。”

    “原來還能照樣玩。”

    “按說是不能的,不過今天很明顯是葉家很趙家較勁了,出格一些也正常。”

    “出手了~”

    …………

    在議論中葉夜對趙牧出手,又是一場沒有懸念的切磋。

    趙牧暗勁七層巔峰,葉夜暗勁八層巔峰,相差太遠了,古武者內力的提升越是到后面想成一個小階段實力越是相差懸殊。

    所以葉夜和趙牧之間,毫無意外趙牧被葉夜打下了比武臺,骨折了一條手臂。

    此刻葉夜環視臺下,有一股傲視群雄的姿態,趙家沒有青年之輩再出來了。

    而其他家族也不想攙和葉家和趙家之間的風波,就算是有能對抗葉夜這些個暗勁八層的人,也不會上去湊熱鬧。

    沒有趙家再上去,葉夜依舊站在比武臺沒有下來,隨即他的目光掃視人群,定格在了楊毅云身上,緩緩開口道:“楊毅云葉某討教~”

    說話中葉夜對著楊毅云抱拳,眼神中滿是挑釁,雖然楊毅云有王玄機撐腰,但是現在是切磋比武的名義,不敢當場殺楊毅云,但借著切磋的名義,先出一口惡氣,還是可以的。

    而且王玄機在牛逼也不能出手,否則就是楊毅云慫,不管如何都將丟臉面。

    這一刻的葉家人一個個臉上帶上了笑意。

    葉再天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王玄機,心里想道:“你王玄機再不要臉,現在也不能上臺替楊毅云切磋吧?”

    事實上還真就是如此,王玄機臉上陰沉了一下,他還真不能出口說一句阻止的話來,一旦出口就等于楊毅云認輸,他自己也要落一個破壞規則名聲。

    而此刻的楊毅云卻是嘴角笑了起來,心里暗道:“以為上來一個暗勁八層巔峰就能力壓哥們,笑話,只要不是暗勁九層,今天還真不懼怕。”

    心里想著就要起身上臺。

    不過這時候,一陣在身后沒有怎么說過話的獨孤無情去出口道:“先生我來,你是云門之主,上去掉身價,一個暗勁八層而已,無情還是有把握對付的。”

    獨孤無情說著話,不等楊毅云出手,上前一步,腳下一動就上了比武臺,對著葉夜抱拳道:“云門弟子獨孤無情,請賜教!”

    葉夜臉色一沉道:“楊毅云慫到了讓女人出手的地步么,如此這場切磋不比也罷~”

    獨孤無情臉上毫無毫無表情緩緩開口:“我家先生乃是云門之主,功力通天,對付你,怕一出手打死你,再說你還沒有資格讓我家先生出手,對你,我獨孤無情足以。”

    葉夜被獨孤無情氣得不輕:“你……找死~”

    葉夜大怒就要動手,然而這時候場中聶家的老爺子突然對著比武臺的獨孤無情問道:“古武界姓獨孤的不多,好像只有巴蜀獨孤家,敢問姑娘可是巴蜀獨孤家族的獨孤無情?”

    “正是,獨孤無情現為云門弟子,代替我云門切磋,在場諸位前輩通道可覺得合理?”獨孤無情環視四周說道。

    她這已承認是巴蜀獨孤家的人,頓時場中起了波瀾,巴蜀獨孤家是個很低調的古武家族,是古武界以劍道聞名的家族,何人不知道?

    再加上獨孤無情之名,場中還是有不少人知道的,聽到獨孤無情自稱是云門弟子,這一下可引起了不小的混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