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我的師父是神仙 > 第83章 一不做二不休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83章 一不做二不休

小說:我的師父是神仙作者:上殿字數:3387更新時間 : 2018-09-30 09:19:36
    楊毅云手掌貼在了寧珂的傷口上,多少是有點尷尬的。

    因為傷口剛剛在她小鹿一寸上方,手掌不偏不移貼在了上面。

    “手感還不錯。”楊某人嘴里嘀咕了一聲。

    好在這時候寧珂暈了過去,否則一定會和他拼命。

    當然,這種時候,楊毅云也不敢在耽擱下去了,在耽誤下去,這小妞就真危險了,總算他有真氣在身也難救。

    拋去了腦海中動蕩的雜念,深吸一口氣,運轉體內真氣在手掌中,他要將寧珂體內的子彈用真氣吸出來。

    雖然從來沒有如次做過,但是真氣的強大,理論上楊毅云知道是可以的。

    這等于是做一次外殼手術,而且還是比之任何高科技儀器都精準的手術,甚至是沒有任何風險的手術。

    因為他用的的是真氣。

    手掌貼在傷口上運轉真氣,楊毅云清晰的看收到了,寧珂體內的子彈開始慢慢的動搖了起來。

    這讓他心里一喜,暗道:“真氣果然是無所不能的。”

    加大了力量,楊毅云臉色憋的通紅,事實上強行用真氣給寧珂吸取子彈,說著簡單,其實做起來非常艱難。

    還怕傷到她心臟,也不敢用太大的力,只能慢慢往出來吸取,這樣的做法非常的耗費他的心神。

    大約過了五分鐘的時間,才出來了一半,已經讓他額頭滿是汗水。

    暗道:“這筆買賣做虧本了。”

    繼續,有過了十分鐘的時間,楊毅云手掌感到一涼,手中猛然一用力。

    “呼~總算成功了,累死我了。”

    手掌攤開卻是一顆比普通玻璃彈珠小了一圈多的鐵珠子,罪犯手中的搶應該是自制的鐵珠槍。

    子彈雖然從寧珂傷口取了出來,但是真正的危險還沒有過去,接下來才是讓楊毅云苦澀的活。

    她心臟上也許是被子彈巨大的壓力震裂了一跳很細的裂縫,這才是致命的傷勢,也心好僅僅是心臟表面的一點點裂痕,要是稍微大一,寧珂當場就掛了。

    能撐著現在,也是她體質好。

    接下來楊毅云要用真氣給她修復心臟上的裂痕和胸口的傷口。

    苦著臉拿出人參咬下一口,吞了下去,給自己補充了一些元氣,楊毅云再次手手掌貼在了她胸膛上。

    有了人參精純的靈氣補充體內,楊毅云瞬間感覺精神了很多,咬著牙繼續給寧修復傷口。

    加上之前給寧珂強行喂下去的一節人參作用,在楊毅云精純的真氣修復下,她心臟上的裂痕幾分鐘后被完全修復。

    可是這短短的幾分鐘,卻讓楊毅云全身后被汗水打濕了衣服,像是洗了早一樣。

    所耗費的真氣和精力是之前的一倍還多,因為心臟是人體的要害,楊毅云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精神在高度緊繃中完成了修復。

    這時候看了一眼寧珂的臉色,已經不再那么蠟黃,只是看上去慘白。

    楊毅云也送了一口氣,她現在死不了了。

    接下來最后一步,將外傷口用真氣修復就算完成。

    這一步反倒是最輕松的一個過程。

    本來楊毅云都可以不用管的,讓她去醫院縫合修養就好,可是九十九步都走不過來了,也不差最后一步,本著送佛送的西的想法,楊毅云調動真氣源源不斷的匯聚在寧珂的傷口而去。

    這次不用擔心會傷到她心臟什么的,下手也就粗暴了一些,用力大了一些。

    卻沒想到是,正是他的用力過大,讓昏迷中的寧珂醒了過來,或者說是被楊毅云修為了心臟上的傷勢后,她已經基本回復了一些元氣,睜開了雙眼。

    寧珂感到身上有一股暖流在哪回蕩,說不出舒暢,整個人像是沐浴在日光浴下舒服,可是某一刻她猛然警醒,睜開眼便開到了楊毅云一只手居然無恥的抓在自己胸膛上。

    氣急羞憤臉色刷一下紅透,還從來沒有異性如此的對過她。

    反應過來嘴里發出了一聲尖叫,鼓足了全身的力量抬手就是一把掌拍了過去。

    楊毅云何等的敏銳國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寧珂醒了過來,剛剛說:嘿~美女警花,是哥們救了你,你要欠我一個人情的話來,可是一轉眼,沒想到她賞給自己的就是一個巴掌。

    楊毅云心里這個氣,當下一抬手將她的手腕抓在大怒道:“你特么有病啊?”

    “你……無恥~”寧珂瞪著眼睛咒罵。

    “我……無恥?”

    楊毅云黑著臉,這才反應過過來,她氣憤的應該是自己手掌貼在了她胸膛。

    反應過來楊毅云也怒了,對著她大罵:“你特么動點腦子行不行?你傷口在這里,我手不這里,放哪?給你將子彈去出來,幾乎累個半死又給你治好了傷口,不感謝我也就罷了,還打我?

    你特么以為我在占你便宜啊?你這樣說,我還就占便宜了,反正都要被你想歪。”

    楊毅云一不做二不休,將手掌從她傷口上松開,這時候傷口也修復差不多了,已經結巴,順手就在她小鹿上捏了一下。

    心里想著反正,沒占便宜,也被你想成哥們在占你便宜,索性就是占一把,省的吃虧。

    一抓過去,滿滿的彈性。

    心里暗暗道:“米老鼠太有料了啊!”

    另一邊,寧珂聽到楊毅云充滿憤怒的吼聲,也感覺似乎是自己錯怪他了,因為此刻她覺得身體很好,之前那種虛榮和傷口的疼痛似乎都消失了,這么說他真的是在給自己治傷?

    這個念頭剛落,就被楊毅云隨手捏了一下,讓她忍不住渾身一顫,嘴里發出了一聲:“嚶~”

    反映過來的好感又在瞬間煙消云散。

    “啊~”

    寧珂氣憤了,幾乎是八個分貝的尖叫響起。

    另一只手對著楊毅云打了過去。

    楊毅云從她胸膛縮回了手,反手將寧珂打過來的手抓住。

    兩只手皆是被他抓在了手中。

    寧珂臉色白紅白紅的,兩次被沒有達到楊毅云,氣得眼淚都要下來了。

    此刻的她躺在后車座位上,用力一翻身抬腳就要踢楊毅云。

    可是狹隘的空間,她一動,楊毅云也抓著她的手在上方。

    頓時一個不穩直接就爬在了她身上。

    一個微妙的姿勢出現了,更重要的是楊毅云身子一個不穩落下去,直接一口親在了寧珂的嘴上。

    “轟隆~”

    寧珂這一刻只感到腦海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句話:“我初吻沒了,這個混蛋居然親在了我嘴上?”

    從小有潔癖的寧珂,可沒有想過,她的初吻會是這樣沒的?

    也沒想過,會被一個惡心的男人親她。

    感覺今天對她來說就是世界末日,抓罪犯不僅反被罪犯挾持,反擊吧,又撲空還挨了一槍,碰上一個人質,還是無恥之徒。

    不僅被她摸了,還奪走了初吻,更惡心的是這家伙還給強行喂下了,從他嘴里咬下來的人參。

    天塌地陷,寧珂全身都僵硬了,一動也動不了,靜靜的任由楊毅云嘴巴貼上嘴上。

    而楊毅云也沒有想到會這樣,下意識的順嘴啵了一下,才抬起嘴巴道:“嘿嘿,這不能怪我吧?你是自己要作死,不是我占你便宜。”

    “馬上放開我,否則我一定殺你了。”回過神來,寧珂冷冷的看著楊毅云說道。

    “你當我傻啊?放開你讓你追殺我?”楊毅云壞壞笑著雙手依舊抓著她手沒法,趴在她身上說道。

    “你……混蛋、無恥~”寧珂看起來不怎么會罵人,翻來覆去就這兩句。

    “我混蛋?是我這個混蛋救了你,你這是忘恩負義。”楊毅云爭鋒相對。

    “……可你,欺負我~”寧珂這時候眼淚旺旺說道。

    “額~這是誤會。”看到寧珂要哭的樣子,最見不得女孩子哭的楊毅云有些不知所措了。

    隨后說道:“我等會兒放開你,但是你不能在追著我不放,行不行?”

    “你先放開?”寧珂說道。

    正在這時候,遠處突然警報響起,應該是寧珂的后援到了。

    楊毅云突然看到她眼角閃過了一絲狡詐,明白這妞還是不放過自己,看了她胸膛的衣服一眼,他突然嘿嘿笑道:“你要是還蠻不講理,對我這個救命恩人追著打,我就將你穿著米老鼠的事告訴你同事,嘿嘿。”

    寧珂臉色一僵:“你……你……贏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