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589章:滔天!黑暗女皇!(求月票)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589章:滔天!黑暗女皇!(求月票)

小說:史上最強贅婿作者:沉默的糕點字數:10434更新時間 : 2019-06-16 23:32:24
    在趕走了沈浪之后,浮屠山眾人彈冠相慶,任宗主的頭顱被任天嘯帶走了,但是他被凌遲后的身體就已經扔在大殿中間被踐踏得不成模樣。過去半個多月時間都規整嚴肅的浮屠宮,此時又一片亂哄哄。

    接下來,林妙堂等人迫不及待地要推舉姬公主上位,擔任浮屠山的新宗主。

    這樣一來,以后浮屠山也姓姬了,可以和享受和誅天閣一樣的待遇,成為了大炎帝國的嫡系超脫勢力。

    所以,浮屠山的幾個女堂主上前,為任夫人(姬公主)沐浴更衣,直接換上了浮屠山宗主的袍服,佩戴浮屠玉劍。

    當然這個宗主袍服是男款的,但是也管不了這么許多了,姬公主穿上之后也算得上是英姿颯爽了。

    接著,所有人推著姬公主上了浮屠宮,來到那個寶座之上。

    幾百上千人整整齊齊跪下,叩首道:“拜見宗主。”

    “拜見宗主。”

    還真是如同唱大戲一樣啊,就在半個多月前,任宗主就是把沈浪推到這個位置上,然后高呼萬歲。

    此時林妙堂等人也把姬公主推到那個位置上,再一次跪拜高呼,恨不得三叩九拜。

    就這樣,殺死任完我的兇手,大炎帝國長公主就成為了浮屠山的新宗主,真是頗有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神韻啊。

    整個過程中,姬公主也沒有拒絕,就這么冰冷地望著這一切。

    大禮結束之后,她直接進入了一個洞穴之內,那里才是浮屠山的絕密之所。

    浮屠山為何建造在浮海之內,因為整座浮屠山就是一個上古遺跡,浮屠山的蠱蟲文化就是從這座上古遺跡中開啟的。

    浮屠宮富麗堂皇,但從來都不是浮屠山的核心。

    只有浮屠山的核心控制室,才是真正的要害,那里面可以控制浮屠山大多數的上古能量核心,還可以控制一個最最重要的東西,上古攔截裝置。

    這個東西是從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發現的,用了巨大的人力,才運到浮屠山總部來。

    上一次炎京對浮屠山進行超級龍之悔打擊,就直接被上古攔截裝置在空中攔截,提前引爆,沒有對浮屠山造成任何傷害。

    新任宗主,大炎帝國長公主進入控制核心之后,第一時間就將這個上古攔截裝置關閉了。

    然后,又開啟噩夢石相關裝置,向天空發出了信號。

    不久之后!

    大炎帝國的超級龍之悔來襲,而且一次就是幾十支。

    浮屠山留守的這些人,比沈浪更早地發現了這些龍之悔,然后陷入了惶恐和戰栗。

    這些龍之悔飛行速度太快了,每秒鐘達到了驚人的三千米左右,前所未有。

    但是根據上古攔截裝置的威力,應該還是能夠進行空中攔截的。

    “快,快去攔截。”

    “快,進入核心控制室。”

    幾百名特種武士,幾名長老飛快地朝著核心控制室沖去。

    然而卻發現,這里的大門緊閉,完全無法開啟。

    所有人遍體冰寒,可怕的感覺籠罩全身。

    “宗主,您在里面嗎?您在里面嗎?”林妙堂顫抖道。

    “我在里面。”姬公主的聲音響起,透過噩夢石裝置,響徹整個浮屠山。

    林妙堂道:“宗主,炎京的超級龍之悔射來了,你這中間肯定有什么誤會,您趕緊開啟上古攔截裝置,它能夠將這些龍之悔在空中攔截,然后我們和眼睛解釋清楚。”

    “對,我們和炎京解釋清楚,我們和沈浪沒有任何關系,我們和大乾帝國也沒有任何關系。我們已經完全投降效忠大炎帝國了。”

    “推舉沈浪小丑上位,根本就不是我們的意思。從今以后,我們浮屠山就是大乾帝國的死敵,就是沈浪的死敵。”

    “宗主,您聽到了嗎?姬公主,您聽到了嗎?”

    片刻后,里面的姬公主道:“放心,我聽到了。”

    林妙堂道:“那……那您開啟了上古攔截裝置了嗎?快,快來不及了,這超級龍之悔飛行速度極快,只有不到半分鐘了。”

    姬公主道:“這上古攔截裝置原本是開啟的,但是我故意將他關閉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戰栗了,遍體生寒。

    “為,為什么啊?”林妙堂道:“姬公主,我們剛剛效忠了您,我們剛剛效忠了大炎帝國,甚至為了您我們已經和沈浪徹底為敵了。”

    姬公主淡淡道:“因為我想你們整個浮屠山的人全部死絕。”

    所有人猛地一抖,因為對方這句話里面完全充滿了刻骨的恨意。

    姬公主冷笑道:“任完我是畜生,你們浮屠山每一個人都是畜生。你們是通過什么發展起來的?蠱蟲?這本身就意味著你們陰暗狠毒,你們這群人本就應該徹底死去。”

    林妙堂大吼道:“這浮屠山中還有你的女兒,難道你也要你的女兒被炸死嗎?虎毒不食子啊。”

    林妙堂其實知道任盈盈公主已經不在了,但試圖用這個打動姬公主。

    姬公主淡淡道:“她根本就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任完我那個畜生根本就沒有生育后代的能力。”

    “好了,都等死吧,別白費口舌了。”

    姬公主徹底安靜了下來,躲在控制中心之內。

    片刻后,天上的超級龍之悔來了。

    第一枚,猛地砸入浮海之內,而且沒有立刻爆炸,直接鉆入到浮海最深處。

    “轟轟轟轟……”

    第一枚超級龍之悔在浮海底部爆炸,天搖地動,掀起驚人的海嘯。這不是真正的海洋,僅僅只是一個巨湖,卻依舊掀起了海嘯。

    一個綠色的火焰球,升騰上了天空。

    緊接著第二枚超級龍之悔,猛地擊中了憲堂島,而且是直接穿透半個山體,直接深入到島嶼山峰之內,然后猛地炸開。

    瞬間,整個憲堂島徹底毀滅,真的從世界上抹去。

    接著第三枚超級龍之悔,猛地擊中了地獄島。

    第四枚,第五沒,全部射中地獄島。

    地獄島從這個世界上被抹去了。爆出來的驚天光芒,比太陽亮碩了無數倍。

    林妙堂等所有人陷入了無邊無際的悔恨,原來沈浪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大炎帝國真的要摧毀浮屠山,姬公主真的恨不得所有人都去死。

    悔不聽沈浪陛下之語。

    悔不聽沈浪之語啊。

    我是豬油蒙了心,為何不跟隨沈浪陛下走?為何要留在這里啊?

    我好恨,我好恨。

    大炎帝國,我和你勢不兩立。

    姬公主,你就活該被凌虐致死,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嗖嗖嗖嗖……”

    整整十枚超級龍之悔,從四面八方朝著浮屠山總部砸了過來。

    林妙堂發出了凄厲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可笑……”

    “轟轟轟轟……”

    然后,美輪美奐的浮屠宮,直接粉身碎骨。

    幾千米的浮屠山懸崖,從中間被撕裂。

    接下來,眼睛的超級龍之悔依舊呼嘯而來,點名一般,擊中浮海內的每一個島嶼。

    “轟轟轟轟……”

    整整轟炸了一刻鐘。

    然后……浮屠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被毀滅,徹底消失了。

    整整十幾萬人,幾乎死得干干凈凈。

    整個浮海徹底沸騰,掀起了驚天的海,朝著四面八方洶涌而出,朝著南邊的楚國洶涌而去。

    足足好一會兒后,浮屠山控制中心的門開啟了,姬公主從里面走了出來。

    她當然沒死,核心控制室是防護力是驚人了,能夠抵御超級龍之悔。

    緊接著,天上出現了幾十道黑影。

    全部都是……超聲波飛行獸。

    沒錯,都和大超一樣,但是比大超更加巨大。

    因為大超是最晚出來的,而這些超聲波飛行獸已經出來十幾年了,被大炎帝國培養十幾年以上了。

    大超的長度三十米左右,翼展也是三十米左右。

    而大炎帝國這些超聲波飛行獸,長度超過了四十五米。不僅如此,它們看上去比大超顯得猙獰兇惡了許多,因為它們每一只都被改造過,身體表面厚厚的詭異鱗片,哪怕在空中和刀槍不入。

    這僅僅只是一小部分,當時那個深淵中,每一個洞穴就意味著一只超聲波飛行獸,而那個深淵的洞穴,不計其數。

    一只超聲波飛行獸,降落了下來。

    它的背上甚至已經固定了一個飛行艙,姬璇公主從里面走了出來。

    “走吧,回家吧,姑姑。”姬璇公主道。

    任夫人(姬公主)進入了超聲波飛行獸的背艙,隨著姬璇公主一聲令下,幾十只超聲波飛行獸振翅高飛,轉眼之間就飛到了幾千米的高空之中。

    “毀滅得徹底嗎?”姬璇公主問道。

    任夫人甚至貪婪地望著這一幕,這三十年來她做夢都在想著這一幕,將整個浮屠山徹底夷為平地,現在終于做到了。

    “你們為何現在才來?我之前被任完我折磨的時候,你在哪里?你們又在哪里?”任夫人寒聲道:“我那個至高無上的皇帝哥哥,可有想過要救我這個妹妹?”

    姬璇公主道:“一,哪怕對于大炎帝國,一直到彗星撞擊這個世界后,很多事情才徹底改變。二,炎京需要通過某些契約,才可以去做一些事情。當然,這同樣是彗星大撞擊之后,才解禁的契約。當然還有一點,若是沒有內應關閉上古攔截裝置,我們的超級龍之悔就會白白浪費掉。”

    姬璇公主說得非常隱晦,甚至能夠聽得懂的人也不多。

    任夫人道:“那大乾帝國呢?姜離的那個大乾帝國嗯?”

    姬璇公主道:“姑姑,你迫切地想要大乾帝國的滅亡嗎?”

    任夫人淡淡道:“我痛恨姜離,超過任完我。她帶給我的恥辱,遠超任完我。”

    姬璇公主望了一眼任夫人,淡淡道:“快了,快了。還有半個月,怒潮城就要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了。”

    “徹底抹去?”任夫人?

    姬璇公主道:“對,我們為沈浪準備了更多的超級龍之悔,能夠將怒潮城徹底夷為平地,還有半個月!”

    任夫人道:“那個時候,我親自去看。”

    姬璇公主道:“姑姑,現在我真的相信,當仇恨和怒火凝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不再是火焰,而是寒冰,能夠焚盡天下的寒冰。”

    任夫人忽然道:“是岡一告訴你們,我已經蘇醒了,并且成為浮屠山之主了?”

    姬璇公主道:“對。”

    任夫人道:“此人,到底站在誰一邊?到底是人是鬼?”

    而此時,超聲波飛行獸的隊伍飛過了一個小島上空,那上面有一座美輪美奐的建筑,紫玉殿。

    這個宮殿是當時任宗主專門為姬公主修建的,讓她落腳之用,沈浪進入浮屠山也在這里住了一夜,這里有幾十名侍女打掃維護,此時她們惶恐不安,因為整個浮海都在沸騰,這里距離浮屠山總部比較遠,沒有被龍之悔的爆炸波及到。

    “毀掉它!”姬公主道。

    “好。”姬璇道。

    然后,幾十只超聲波飛行獸俯沖而下。

    里面有一個年長的侍女發現了姬公主,頓時高呼道:“長公主殿下,長公主殿下,我是您的侍女秋月啊,救救我,救救我……”

    這里面確實有四五個侍女,都是任夫人當時親自帶來的,從小跟著她一起長大的。

    姬璇望向了任夫人,而對方置若罔聞,面孔冰冷,無動于衷。

    幾十只超聲波飛行獸,同時噴息。

    幾十道強大無比的超聲波猛地疾射而出。

    驚艷的一幕,恐怖的一幕,再一次出現。

    整個紫玉殿,瞬間化為了齏粉。那里的幾十名侍女,全部粉身碎骨,化為血霧。

    “長公主,我是秋月啊,我的母親是您奶娘啊,救救我……”她聲音還沒有落下,整個身體就徹底粉碎了。

    短短片刻,幾十名侍女死得干干凈凈,整個紫玉殿夷為平地。任夫人看都不看一眼,直接騎著超聲波飛行獸離去。

    ………………………………

    浮屠山毀滅這一幕,實在太驚人了。

    哪怕沈浪和吳絕等人隔著二百多里,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太恐怖了,浮海上所有的島嶼,都從這個世界被抹去了。

    不僅如此,滔天的浮海之水如同海嘯一般,朝著南邊的楚國境內席卷而去,這可是一萬平方公里的浮海,楚國要遭遇水災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葬身于洪水之中。

    “所有特種武士,騎著雪雕快速南下,如果發現有被洪水淹沒的楚國百姓,立刻救起,放在高處。”沈浪下令道。

    任天嘯不由得一愕,然后道:“遵命。”

    沈浪道:“完成這項任務后,你立刻帶著特種武士飛到怒潮城,我為你治療,否則你會死的。”

    任天嘯道:“是,陛下。”

    而邊上的吳絕道:“陛下,臣有一言。”

    沈浪道:“你說。”

    吳絕道:“陛下愛惜萬民,這是仁君風范,乃是天下之福。但是我們沒有時間了,一千名特種武士必須用最快速度南下,飛到黑城堡去,那里有一支強大的艦隊,還有幾萬名地獄軍團,還有一千多名特種武士,最關鍵的是那里有龍之悔,有上古攔截裝置。”

    吳絕甚至直接在上古禿鷲背上跪下來,道:“陛下,剛才您也看到了,炎京直接想浮屠山發射了二十幾名超級龍之悔。而在大炎帝國眼中,怒潮城比浮屠山威脅更大。如今您已經幫助大炎皇帝滅掉了贏廣,滅掉了浮屠山,對于炎京而言,您已經沒有價值了。所以接下來轟炸怒潮城的超級龍之悔會更多,我們一定需要上古攔截裝置,否則就完了。”

    總共只有三具上古攔截裝置,一具在乾京,任宗主派人轉移去怒潮城的時候被大炎帝國襲擊,直接被搶走了。

    第二具在浮屠山總部,任夫人直接關閉,使得浮屠山被徹底抹去。

    第三具,也就是唯一的上古攔截裝置,在南部海域的黑城堡。

    吳絕道:“我的陛下,我們一定要在最短時間趕去黑城堡,占領那里,并且把那一具上古攔截裝置轉移怒潮城。”

    沈浪望著吳絕,道:“來不及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黑城堡已經淪陷了。要么被夷為平地,要么徹底被大炎帝國占領了。”

    吳絕面孔一陣抽搐,他聰明絕頂,當然知道沈浪說的話是真的。

    “大炎帝國,真是大手筆啊。”吳絕凄厲笑道。

    沈浪道:“其實,在贏無冥代表任宗主出席超脫勢力一會兒的那一刻起,任宗主向大炎王朝的屬地發射龍之悔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得不到炎京的原諒,在那個時候大炎皇帝就已經準備要將浮屠山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了。當然,最后他還是派遣新廉親王來稍稍談判了一下,看能不能廢物利用,結果任完我的態度非常堅決。于是……炎京就動手了。”

    沈浪又道:“原本我是能救浮屠山的,但是你也看到了,人要作死,攔都攔不住的。”

    吳絕顫抖道:“陛下,炎京滅我浮屠山,動用了如此天大手筆。所以當他滅怒潮城的時候,會如何?”

    沈浪道:“更大的手筆,讓整個天下都看得清清楚楚,大炎帝國雷霆一擊,所謂大乾瞬間齏粉。”

    吳絕道:“那陛下這一次,能夠力挽狂瀾,再創奇跡嗎?”

    沈浪道:“能,當然能!”

    吳絕道:“哪怕炎京發動毀天滅地的進攻,您也能保住怒潮城?”

    “什么叫保住怒潮城?”沈浪冷笑道:“是要徹底擊敗大炎帝國來犯軍隊。”

    吳絕在上古禿鷲背上,直接跪下叩首道:“從今日起,臣吳絕就是陛下之走狗,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大炎帝國摧毀浮屠山,不僅僅屠殺浮屠山十幾萬人,還個楚國北邊兩個行省帶來了天災。

    幾十枚超級龍之悔的爆炸,幾乎把整個浮海之水都掀起來了。

    滔天的洪水漫過了堤壩,朝著楚國境內洶涌而去。

    無數的房屋被沖毀,無數的農田被淹沒,無數的民眾被席卷。

    幾百里疆域,全部一片洪澤。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不是暴雨,也不是狂風,滔天的洪水一下子就洶涌而來。

    楚國的官府根本就來不及任何預防,三個郡,二十幾城就遭遇了洪災。

    無數百姓被洪水席卷,一片絕望。

    楚王的軍隊,就算最快也要兩三天后才能趕來救災。

    而就在此時,天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影,一千名特種武士,騎著雪雕沖天而降。

    將淹沒在洪水之中的災民,一個又一個救起。

    當然,哪怕有一千只雪雕,也不可能救起所有人,但這帶來的是希望和光明。

    “我們乃是大乾帝國空中軍團,所有被淹民眾,想盡辦法爬到屋頂高處,抓住任何可漂浮之物,揮舞顏色奪目的布匹,等待我們來救!”

    “我們乃大乾帝國空中軍團,奉陛下之命,前來救災!”

    頓時,絕望中的災民熱淚盈眶,紛紛高呼,大乾帝國萬歲。

    僅僅幾個時辰后,又一支超過千人的雪雕軍團,直接從乾京南下,進入楚國境內救災。

    大乾帝國樞密院副使蘇難,降臣趙琳,第一時間前往受災地區,組織大規模救援。

    …………………………

    沈浪騎著大超,降落在大乾宮中。

    “任完我死了,炎京對浮屠山發動了毀滅性攻擊,大約有二十幾枚超級龍之悔降落浮屠山。”

    “如今浮屠山,已經從世界上徹底抹去了,根據我估計,南部海域黑城堡也保不住,從今以后世上再也浮屠山。“

    矜君道:“我們感受到了顫抖,就仿佛小型地震。”

    乾京和浮屠山距離足夠遠了,竟然也能感覺到震動?

    “浮屠山的人,我帶出來了三萬多,剩下全部死絕了……”沈浪嘆息道。

    這話一出,在邊上整理書本的贏無常微微一顫,因為每一個贏氏家族的人都要在浮屠山練武,他從九歲到二十五歲,都是在浮屠山渡過的。

    “贏無常,你暫時活了。”沈浪淡淡道。

    贏無常直接跪伏在地上,泣不成聲道:“陛下,臣不敢和寧元憲陛下比。臣也無顏說什么要讓贏氏家族重新成為姜氏的忠臣。但罪臣只有那句話,只要能有一線希望,臣都會竭盡全力,帶著贏氏家族幸存的幾個孩子,延綿下去,生生不息。”

    “如果萬一……萬一有機會,罪臣愿意付出一切代價,為贏氏家族洗去亂臣賊子這四個字,愿意粉身碎骨奪回那么一點點名譽!”

    沈浪揮了揮手,贏無常退了出去。

    贏氏滅了,任宗主也死了,浮屠山差不多算是死絕了。

    現在所有的矛盾發生了本質性的變化,沈浪和大炎帝國的仇恨,成為了絕對主流。

    他的仇人名單上,還剩下兩個人。

    大炎皇帝,X。

    “陛下,炎京動用二十幾枚龍之悔滅浮屠山,那半個月后射向怒潮城的超級龍之悔,只會更多。”矜君道。

    “肯定會更多。”沈浪道:“不僅僅是超級龍之悔,在上古廣場的那個深淵,是上古帝國的空軍基地,那里面有不計其數的超聲波飛行獸巢穴。當我過去的時候,發現這些巢穴都有移動過的痕跡。也就是說有人提前進入過這個深淵,帶走了幾乎所有的超聲波飛行獸,大超不知道什么緣由,殘留了下來。”

    矜君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一只大超都已經如此可怕了,不計其數的超聲波飛行獸?那……那是什么效果?

    幾百上千只,甚至更多的超聲波飛行獸同時噴射超聲波攻擊,足夠摧毀掉一切吧?

    超級空中堡壘,在超聲波飛行獸面前沒有一點點幸存的余地。

    “陛下,我有一個疑惑。”矜君道:“按照道理說,龍之悔都是上古帝國的產物,只有上古皇族才能開啟發射,所以您可以,那么姬氏?”

    沈浪道:“上古時期,姜氏皇族最后一代傳人姜歇太子,背叛了東方世界,把戰略機密出賣給了西方世界的敵人,失落帝國的美杜莎女皇,并且成為了情侶。至此上古姜氏失去了皇位,降為了王族,上古姬氏,成就帝位。所以至少在已知的上古帝國,有兩個皇族。那么龍之悔這種戰略大殺器,姜氏能發射,姬氏也能。”

    矜君道:“那半個月后的怒潮城決戰?”

    沈浪道:“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姬璇公主帶領大炎帝國軍團,攻打怒潮城。”

    接著,沈浪道:“我一定們能贏,但是如果結局不好的話,會贏得非常極端。我不想那么極端,我想要贏得漂亮,贏得利落。”

    “矜兄,告辭!”沈浪道:“你依舊只有一個任務,管住乾京便可,大炎帝國就算再喪心病狂,也不可能在乾京投放龍之悔的。”

    …………………………

    沈浪在乾京只停留了不到半個時辰,然后再一次騎著大超,振翅高飛,朝著怒潮城的方向飛來。

    一天之后,沈浪降落怒潮城。

    “陛下,陛下……”杰克唐立刻沖了上來道:“昨日,浮屠山的南部海域黑城堡,遭遇了幾十枚龍之悔襲擊。浮屠山艦隊,黑城堡,極其所有軍隊,全部灰飛煙滅,徹底被抹去了。”

    果然不出沈浪所料,炎京對南部海域黑城堡的攻擊,幾乎和浮屠山是同時進行的。

    沈浪道:“黑城堡內的上古攔截裝置,沒有發生作用嗎?”

    杰克唐道:“沒有,總共不足一千人逃出來,已經進入怒潮城。按照他們的說法,浮屠山內部出現了叛徒,關鍵時刻,關閉了上古攔截裝置。”

    這個結果,還真是一點都不奇怪。當任宗主下令效忠沈浪,效忠大乾帝國的時候,浮屠山內部就有無數人離心離德了,輕而易舉就能被大炎帝國收買。

    大炎帝國牛逼啊,大手筆啊。

    南部海域的黑城堡,真正的堅不可摧,怒潮城連嘗試攻打的勇氣都沒有。

    炎京二話不說,直接抹去了。

    怒潮城的防御比得上浮屠山嗎?比得上黑城堡嗎?當然遠遠不如。

    此時,海拉開口道:“陛下,您看。”

    沈浪望向了天空,然后不由而一愕。

    這么……牛逼?

    怒潮城的上空,有一道火紅色的云。

    這不稀奇,火燒云嘛,并不罕見的。

    但關鍵是這火紅色的云,整整齊齊組成了兩個字:十四!

    海拉道:“昨天是十五。”

    這是在倒計時啊,怒潮城毀滅倒計時。

    炎京竟然直接將它用彩云寫到天空上。

    “我們曾經派遣飛艇升空想要去破壞這兩個字,但是……那云不可靠近,非常致命。”海拉道。

    藐視,徹底的藐視。接著沈浪的手滅掉了贏廣,滅掉了浮屠山之后,大炎帝國終于露出了崢嶸和傲慢。

    但是你那么牛逼,為何之前不自己親自上?直接自己去滅掉贏廣和浮屠山不可以嗎?

    十四天,距離大炎帝國的毀滅打擊還有十四天。

    沈浪道:“放心,這一戰我們能贏。關鍵是贏得極端,還是贏得漂亮!”

    而沈浪,想要贏得漂亮。

    “這只上古龍盒,你帶回去。”沈浪把龍盒遞給了海拉。

    他戴著上古王戒,背著龍之劍,騎著大超朝著不遠處的海面飛去。

    海拉道:“你去哪里?”

    沈浪道:“去尋找下一個奇跡。”

    片刻之后,大超一陣歡呼,猛地鉆入海底。

    深入海底的那個大裂縫,進入了算是最神奇的上古遺跡之一,上古監獄。

    ……………………………………

    穿過了兩層關卡,沈浪終于再一次進入了這座傳奇性的上古監獄之內。最小的囚牢幾十立方米,最大的囚牢比幾個足球場都要巨大,完全無法想象里面關押著什么。

    之前已經說過,這是最牛逼的上古監獄。

    上古東方帝國最大的叛逆,美杜莎女皇的愛人,龍之心,龍之劍的制造者,上古姜氏最后的皇族太子姜歇,都僅僅只是這個上古監獄關押的第一個犯人,也是級別最低的犯人。

    要知道,這個姜歇憑借這身裝備,縱橫無敵。就是他葬送了姜氏家族的皇位,使得姬氏成為了上古帝國的皇帝。也就是他讓上古東方世界戰敗,輸給了美杜莎女皇。

    這么的頂級牛人,僅僅只是第一個囚犯。

    第二間囚室關押的犯人,稱之為黑暗女皇。

    她罪惡滔天,制造天災,屠滅千萬。

    這罪名光聽著就讓人戰栗,可見她是何等之強大?

    不過上一次,沈浪進不了這第二間囚室,能夠開啟它的能量漩渦,但是無法穿透。

    在第一間囚室,沈浪收獲了龍之心,還間接收獲了龍之劍,使得手無縛雞之力的他能夠瞬間秒殺贏無冥,能夠空中攔截龍之悔。

    那么在這第二間囚室,在黑暗女皇身上,沈浪能夠收獲什么?

    沈浪來到第二間囚室面前,將手掌放在上面。

    “呼……”

    第二間囚室的門消失了,浮現出了一個復雜的能量漩渦。

    之前他穿不過這這能量漩渦,進不去黑暗女皇的囚室,因為能量漩渦的級別太高了,那這次能不能穿過?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凝聚腦子里面強大的精神力,手握龍之劍。

    緩緩地走了進去!

    他成功地穿過了這個高級能量漩渦,進入了黑暗女皇的囚室之內。

    ……………………………………

    注:求票之語說盡了,只能跪舔!諸位恩公,我不想被爆,有票的幫幫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