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劉備的日常 > 1.52 二宮流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1.52 二宮流血

小說:劉備的日常作者:熏香如風字數:2559更新時間 : 2019-06-28 13:06:55
    大將軍何進,心知肚明。保護陛下,便是保護自己。

    追魂弩之威力,何進親身領會,焉能不知。府中死士皆披禁中重甲,仍被亂箭射殺,慘死一地。箭箭致命,當不愧追魂之名。

    四面看臺,忽起騷亂。偽裝成觀眾的河洛死士,手持追魂弩,居高下射。西園衛被上下夾擊,背腹受敵,接連慘叫斃命。

    利箭破體,迸濺血雨。

    十常侍匍匐陣中,抱頭尖叫。驚恐至極。話說,養尊處優,頤指氣使之大內官,何曾經歷過此等場面。

    “還擊,還擊!”上軍校尉小黃門蹇碩,頂盾怒吼。然勁弩如雨,四面攢射。露頭便死,如何能張弓搭箭,再有瞄準之機。

    “哇哈哈哈!”大平座上,新帝勢如瘋虎,雙目猩紅:“射死這群背主狗奴!”

    “狗皇帝!”陣中張讓,切齒生恨。先前眾人本已說好,殺一儆百,不動新帝分毫。如今恨意叢生,恨不能將新帝,千刀萬剮。以解心頭之恨。

    兵亂一起,生靈涂炭。看臺觀眾,如何還能坐穩。各自哭爹喊娘,抱頭鼠竄。一眾黃門鼓吹,更被亂箭射死,接連栽落高臺。

    大平座下百官,亦驚起避讓。

    此正是收買人心,千載難逢之機。大將軍何進,豈能錯過:“諸位莫慌,何某在此。”何進揮劍撥去西園衛亂射流失。且戰且退,引領百官避入阿閣。

    不料卻被一隊虎賁郎,抽刀攔在閣前。

    “陛下!陛下!”百官仰面高呼。其中不乏三朝老臣,累世公卿。

    大平座上,新帝只手抱頭。須臾,眸中猙獰漸退:“王將軍,速請百官登樓辟禍。”

    “喏!”虎賁中郎將王越,遂領命而去。

    將將轉身,忽聞新帝身后問道:“太后廢帝詔書已下,王將軍還愿聽命乎?”

    王越抱拳答道:“先帝北巡時,亦是臣護佑身側。然……今若不能護陛下周全,臣還有何顏面,見先帝于九泉之下。”

    新帝心底忽生一絲暖意:“好,且去吧。”

    “喏。”

    虎賁退讓,百官拾級而上。出大平座時,自行排好隊次。出樓時,還不忘整理好衣冠。

    “陛下。”大將軍何進,領百官覲見。

    “大將軍免禮。”新帝憑欄獨立,頭也不回。身旁圍滿虎賁,周圍立滿斑斕大楯。

    何進目光閃爍,垂首起身。

    樓下慘叫不斷,哭聲一片。零星箭矢,不時逆射阿閣。瓦當崩碎,碎木飛濺。百官面色無血,噤若寒蟬。

    “今日之事,大將軍以為如何?”新帝平淡發問。似狂病已愈。

    何進略作思量,心領神會:“太后詔書,真假莫辨。即便為真,焉知太后非受十常侍‘脅迫’,不得已而為之。臣,竊以為,此詔絕非太后‘本意’也。”

    新帝忽輕聲一笑:“大將軍,言之有理。朕乃太后嫡子。俗語謂‘虎毒不食子’。太后又豈能,輕言廢立。”

    “陛下明見。”百官下拜。

    見百官皆心向自己。新帝似重振底氣:“再者說來,朕乃先帝遺命所立,兄終弟及。又得薊王托孤,告于太廟。天下萬民,列祖列宗,盡知也。豈能憑三言兩語,便輕易廢立。”

    “陛下所言極是。”大將軍何進,又進言道:“所謂‘狗急驀墻’。十常侍知死期已至,故鋌而走險。假傳太后詔命,調動西園衛,欲大逆弒君。罪無可赦。”

    “十常侍當誅。”太尉張延,躬身奏道:“誠如大將軍所言。此事頗多蹊蹺。陛下當善保龍體,切莫動氣。待撲滅十常侍亂黨,再從長計較。”

    “臣等,附議。”百官適時站隊。話說,保命要緊。當全有用之身,為大漢江山鞠躬盡瘁。

    “太尉之言,老成謀國。”新帝終是安心:“待殺盡……”

    “哇!”四面看臺,連響驚呼。

    新帝撥楯相看。只見河洛死士手中追魂弩,竟無故起火。火蛇沿弩臂飛快游走。許多死士棄之不及,手臂遂被點燃。緊跟著火冒全身。眨眼間便燒成火人。

    若一人還好。眾死士手中追魂弩,竟如傳染般,接連著火。只得紛紛丟棄。

    箭雨遂息,攻擊立止。

    被射成刺猬的板楯后,響起張讓死里逃生的尖叫:“伐無道,誅昏君!”

    “伐無道,誅昏君!”上軍校尉小黃門蹇碩,振臂高呼。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飛虻箭下,死里逃生的西園衛,破陣而出。四面殺奔而去。

    亂軍之中。張讓胡亂抓過一柄利刃,起身欲走。卻被趙忠一把扯住袍袖:“意欲何往!”

    “永樂宮!”張讓面色猙獰,恨懼交加:“不殺其子,便殺其母!如前所說,以儆效尤!”

    趙忠咬牙道:“你且自去,此地有我。”

    “嗯!”張讓又叮囑道:“凡敢阻攔,悉數撲殺。只需留得狗皇帝一命,余下皆可有可無。”

    “醒得。”目送張讓分兵而去,趙忠亦胡亂抓過一把利刃,隨眾人殺奔阿閣。

    見河洛死士,寡不敵眾。紛紛慘死刀下,被剁成肉泥。新帝面沉如水。追魂弩因何燃火,已顧不得多想。西園衛正數路并進,攻殺阿閣。

    王越需守護新帝,寸步不離。遂命虎賁郎齊聚樓下,將阿閣團團圍住。

    “殺入阿閣者,賞千金,封萬戶侯!”人群中,趙忠尖聲嘶吼。

    “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刀劍互斬,血肉崩飛。西園衛與虎賁郎,迎頭相撞,刀劍互插。穿胸洞背而亡。

    再看張讓披頭散發,駕車疾馳。引西園騶騎,徑直殺奔永樂宮而去。夜色漸濃,沿途宮人躲避不及。頭破血流,骨斷筋折者,大有人在。

    分立云臺四角的清忠五宦之,濟陰丁肅、下邳徐衍、南陽郭耽、汝陽李巡,看得真切,這便齊齊趕到殿前:“速舉火鳴鐘,告知右丞。”

    一直守在殿前的北海趙祐,當即點燃火堆。先前,掖庭令畢嵐鑄四鐘,皆受二千斛,懸于玉堂及云臺殿前。此時,正當大用。

    洛陽西郭,十里函園。二崤城官堡。

    云臺火光初現。高舉千里鏡的右丞賈詡,便已窺見。再聞鐘鳴,確認無誤,遂言道:“鳴鏑。”

    閻行弓開滿月,鳴鏑射空。

    九坂塢營堡,吊橋落下。便有一騎,電射而出。

    正是前軍校尉。關羽,關云長。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fhxjfj.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